00

  卢文姿看着云碧雪这个样子,俨然是将王家当成她自己家了,气的她两眼差点要喷火。

  “云小姐,还真是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可知,你也是姓云,不是姓王。”

  云碧雪翻了翻白眼,悠哉的喝着茶水,“恩,这里确实也是我家。”

  她表哥的家,她可以当成自己家,亲人嘛

  卢文姿不知为何,对上云碧雪,却觉得被她气的想呕血。

  “云小姐,还真是大言不惭。”

  “卢小姐,你三番两次请我,要见我,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些,攀比这些的”

  卢文姿双手握了握,指甲狠狠的扣在手心里,她一下子抬头,傲慢的道:“云小姐,你也不用得意,千瑾他在乎的是我,他是爱我的,以前只有我能走进他的心里,他只不过是用你来气我。”

  云碧雪一口茶喷了出来,有些惊悚的看着这位自恋的卢文姿。

  “咳咳,不好意思,呛着了,你继续,继续。”

  卢文姿瞪大眼睛看着云碧雪,感觉她怎么完全不生气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是千瑾为你做过什么千瑾可是为我做了很多很多,他亲自帮我挑选礼物,我想吃的东西,他都能给我弄来,我喜欢的东西,他都能派人买来我感冒生病了,他还照看我”

  云碧雪有些无聊的听着,“我说,卢小姐,你要是只是单纯说这些的,那么我想,我该走了,实在是浪费时间呀”

  “你,难道你不在乎”

  “卢小姐,我看你是傻了,这些想必是王立山带你做的吧,我劝你还是离千瑾远点,真的很影响食欲的,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懂了还有,要是王立山知道你这幅德行,肖想他弟弟,你说他会如何”

  说完,云碧雪打了个哈欠,就离开了。

  卢文姿还想继续说什么,云碧雪道:“哎呀,千瑾曾经说过,以前可是很讨厌蜂蜂蝶蝶的,总是赶也赶不走呢”

  卢文姿本来就在跑,听到云碧雪这一句话,直接从从亭子上摔了下来,摔了个狗吃屎。

  云碧雪回头看了眼,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这一下子,她可是算计好了,相信,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卢文姿就不用出来嘚瑟了。

  而这段时间,也正好是安排别的女人接近王立山的好时机,而且断了这两人的联系,也方便王千瑾对陶家和卢家出手。

  云碧雪觉得心情真是爽呀

  帝都

  谢黎墨解决了一波的暗杀,将身上的血腥味洗去,然后去婴儿房,看两个孩子。

  每次想碧雪的时候,他就会看看孩子。

  这时候,影首给谢黎墨传信,“谢少,已经查到了安家的血脉秘密。”

  谢黎墨心思一动,眼底掠过一丝光芒,道:“你来别墅见我。”

  “是。”

  待影首来了,谢黎墨要去书房,可是儿子女儿都特别黏他,抱在怀里想放下两个孩子,他们却抓着他的衣服,不松手。

  明明很小的小手,却抓的紧紧的。

  谢黎墨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后背,轻柔的哄道:“念珍,凌烨乖,爸爸去书房,一会就回来。”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