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卢文姿没想到王千瑾会这样跟她说,“不,我只是习惯,习惯这样叫”

  到了这时候,她还想博取可怜。

  云碧雪连连摇头,不知道说这个女人是傻呢还是蠢呢

  王千瑾再不搭理她,也不想让云碧雪跟着生气,对她道:“我们走吧,跟我们没关系。”

  云碧雪一笑道:“好,以后在自己家走的时候,也最好带上保镖,省的阿猫阿狗的往上黏糊。”

  “好”

  卢文姿看着两人亲密离开的背影,就气的心中发慌,以前不是这样的。

  王立山自始至终都看着卢文姿,嗤笑了下,“你还忘不掉他”

  “没有,没有,你是我的未婚夫,我只是想帮你,这样对你有帮助。”

  “记住你说的话。”

  云碧雪和王千瑾一路朝着爷爷所在的宅院走去时,她问道:“那个女人以前和你是旧相识吧”

  王千瑾点头,“是,以前觉的她比较柔弱,让我想起母亲的性子,所以她接近我,并不排斥,只是后来我外出一次,两年没回来,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

  “当时,这个卢小姐就跟那个王立山亲近在了一起,抛弃了你”

  王千瑾叹了口气道:“能不能委婉点说话,这样打击你哥哥好不好”

  “你又对她没感情,没什么打击不打击的,再说了,这样也正好,让你看清这个女人的面目。”

  “你说的不错,那时候只是年轻,我才不到二十岁,以后就知道了,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跟我母亲那样专一的。”

  “所以你就乱花丛中过”

  “别打趣自己哥哥了,不过那一次我也意识到卢家的野心很大,陶家和卢家都是我要下手的家族。”

  “明白了。”

  回到爷爷的宅院里,陪爷爷说说话,吃完饭,云碧雪躺在床上,就迫不及待的跟谢黎墨打电话。

  她很少和谢黎墨分开,可是真正分开后,才发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真的好想他,也好想孩子。

  想着想着心里就疼了起来。

  她刚拨号码,电话响了一声,就听到手机那头传来动人心弦的声音,“阿雪。”

  云碧雪听到他的声音,心都激动的跳了几下,“黎墨,我想你。”

  是真的好想好想,似乎除了这句话,她就不知道说什么。

  谢黎墨听着,心跟着一颤一颤的,心尖都波动了起来,“阿雪,乖,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他也想,昨日,他和云碧雪挂断电话后,久久都睡不着。

  习惯了她在身边,她一夜不在,都是煎熬。

  昨天一晚上,他都是哄着孩子睡的,因为看到孩子,心才能踏实。

  “我吃的挺好,照顾的自己也挺好,今天和王千瑾去了王家祖宅,看了一下他母亲的遗物,一个手镯,还有木梳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两个人我帮表哥解围了”

  云碧雪把今天一整天的事情都跟谢黎墨说了。

  她都习惯什么事都跟他说。

  谢黎墨耐心的听着,其实什么内容无所谓,他只是想听她的声音。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