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有些头疼的道:“但是关于玉姓在我们国家一点线索都没有。”

  想了想,她继续道:“而且我小时候,母亲找到了自己身世的一些线索,准备和父亲去国外,在出海的时候出了事情,所以我想,我们国家内可能真没有。”

  王千瑾看着有些颓然的云碧雪,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有了这点线索也是线索,事在人为,有希望就是好的。”

  “恩。”

  云碧雪翻看古籍,虽然也有字符,不过有的是古字,她还能看懂一点。

  可是看着看着,云碧雪脑海里波光闪动,骨子里浸透着一股熟悉感亲切感。

  云碧雪心里有些发惊,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看懂一点古字,她一边猜一边看,“表哥,这本古籍上记载的都是几百年前的奇珍异闻”

  “恩,不错,所以看似是家传之宝,但实际上也就随意放在那,没人去管。”

  一上午的时间,两人都是在祖屋里待着的。

  一直研究商讨着怎么找到两人母亲的家族。

  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人才出来。

  往回走的时候,却恰巧碰到两个人,一男一女。

  那男子看到王千瑾和云碧雪时,眼底闪过一道光芒,走上前道:“这不是二弟吗这还是第一次带美人来这里,怎么着,不做你的花花公子了”

  云碧雪愣了下,然后看到这位长相还算周正的男子,他叫王千瑾弟弟,难道是他叔叔伯伯家的儿子堂兄弟

  但是不知为何,她对眼前的男子生出一股特别不喜的感觉,而且他的语气看起来就像是挑衅。

  王千瑾毫不留情的道:“王立山,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说着,王千瑾便带着云碧雪往前走。

  “二弟以为自己是继承人,就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哪怕是你母亲娘家的陶家,也如此吗”

  王千瑾压根不愿意搭理这个人。

  云碧雪可是看出苗头来了,无非就是王千瑾有能力坐上继承人的位置,这个叫什么王立山的妒忌罢了。

  男人妒忌起来,也挺难看的。

  云碧雪是王千瑾往前走,她跟着往前走,压根不说话,也不搭理任何人。

  只是那女子却不长眼,上前故作温柔的道:“千瑾,那是你哥哥”

  王千瑾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冰冷道:“请卢小姐自重,我和你并不熟,还有南方的规矩,卢小姐也别忘了”

  云碧雪听着王千瑾冰冷的话语,看他不耐的神色,再回头看了看这位卢小姐,好像很受打击的样子。

  卢文姿咬了咬下唇瓣,透着一丝脆弱的道:“千瑾,当初我,是我不对,你别恨你哥哥,他是你哥哥。”

  云碧雪能看出自己表哥不耐烦已经眼底的厌恶之色,她嘴角轻轻勾了勾。

  然后上前主动挽起王千瑾的胳膊道:“这是谁呀真是没眼力见,我们走的好好的,非要上来搭腔,没眼力见。”

  王千瑾看着云碧雪的动作,一愣,知道她是要给自己解围。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