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看着王千瑾的神色,心跟着漏了几拍,“表哥,这些字符你能看懂吗是什么意思”

  一般在私底下的时候,云碧雪会叫王千瑾表哥。

  两人在外面的时候,以名字相称呼,别人就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王千瑾妖魅的眼眸微微眯起,似乎在想什么。

  听着云碧雪的问话,他凝神道:“这应该是一种古老的字符,应该是传承的字符,代表一定的意思,家里应该有一本古籍,跟这上面的字符有些像。”

  云碧雪也皱起眉心,喃喃的道:“古老的字符”

  王千瑾看了一会,放下了手镯,道:“你等我一会,我去拿古籍。”

  “好。”

  王千瑾接着打开密室旁边的门,里面是他祖宅一直传承下来的王氏家族古籍。

  云碧雪只是坐在椅子上,拿着手镯看,看着看着,脑海里似有什么光影闪过,但只是转瞬即逝,跟本捕捉不到什么。

  她又拿起了旁边的梳子,梳子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连个符号记号都没有。

  云碧雪刚要放下,脑海里波光一闪,她手一顿,将梳子重新放在鼻端一闻。

  “疑”云碧雪心中惊了惊,继续仔细闻了闻,这股木梳的味道不一样。

  这种散发着清香的木梳,和时下卖的以及流行的梳子都不一样。

  似乎是用特殊木材做成的。

  不一会,王千瑾拿着一本古籍走了出来,对云碧雪道:“这上面的字符,和手镯上有些类似。”

  说着,王千瑾便见云碧雪一直在闻木梳,疑惑道:“是不是能看出什么来”

  云碧雪点头道:“我觉得这把木梳有一种木头的清香,这应该是自然清香,能自己散发出这种气息,我想这种材质市场上并没有,如果找到木材所在地,也许会有线索。”

  王千瑾听着这句话,心中一动,放下古籍,拿过木梳,闻了闻,“确实如此,当初这把木梳就很平常,我并没当回事,不过是母亲留下来的,便收藏了起来,而且我记得,当年我小时候,母亲特别喜欢这把梳子,不太舍得用,但是她却一直放在梳妆台上。”

  云碧雪知道,这样说来,这些都是线索。

  “我把这种气味记录下来,然后在全世界范围找这种材质。”云碧雪在国际上其他地方也都有自己的产业,相信会有点帮助。

  王千瑾也点头道:“等我下令,到各国木材家具生产地去找。”

  说完,王千瑾将古籍翻开让云碧雪看。

  云碧雪将手镯放在古籍上,惊异道:“字符还真是一样,这本古籍是我们国家以前流传下来的吧”

  “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至少也是几百年的历史。”

  “不过这种字符,我们根本看不懂呀”云碧雪看着就有些郁闷。

  王千瑾安抚道:“这一章的字符看不懂,但其余章节有看懂的,而且这都是记载我们国家的书籍,说明可能是我们国家几百年前某个家族或者某个族人的文字。”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