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道:“什么叫应该都是姓玉,我妈妈是姓玉,叫玉琴,那你母亲难道不姓玉”

  云碧雪这样焦急的样子,谢黎墨完全能理解,若是此时有人说出关于自己妹妹黎珍的事情,但凡有一丝可能活着,他也会激动疯狂的。

  人为挚爱血亲之人,很容易失去理智的。

  不过谢黎墨还是轻轻拉住云碧雪的手,给她传递温暖,“阿雪,慢慢听下去。”

  王千瑾耐心的道:“不错,我母亲不姓玉,她姓梅,叫陶玉书,一开始我想着姓氏不一样,不太可能,再说了我母亲的娘家是陶家,陶家人一致都说,嫡系一脉,只有我母亲一个女子,当时我深信不疑,毕竟也算是我的外公家族”

  “后来呢,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王千瑾听着云碧雪的分析,点头道:“确实,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母亲根本就不是陶家的血脉,当初是陶家从海边将母亲带回家的,然后将母亲送到了王家。”

  “等等,怎么是送到王家”虽然云碧雪特别想知道母亲的事情,但是也知道一切要从王千瑾的母亲身上入手。

  王千瑾苦笑了下,觉得云碧雪什么事都能问道点上,他沉寂了下,缓缓道:“这是我王家的秘辛之事,当年南方几大家族内部都知道,我父亲身体虚弱,相当于是废人一个,而且还不是当时选任的继承人,按照当时的王氏家族族规,是要被牺牲的。”

  “可是,就算是如此,那也是我爷爷最爱的儿子,哪怕如此,也是要给父亲选一个好女子的,所以在几大家族里选,几大家族都纷纷避之唯恐不及,他们培养女儿,是为了巩固家族地位,要给我伯父的,哪怕给我伯父当情人,也好过给我父亲。”

  云碧雪听着,明显有些不忿,“所以,陶家的人,用你母亲顶替,主动送给你父亲这典型的借着外人上位”

  “不错,母亲感念陶家的救命之恩,后来就这样跟了父亲,却没想到,两人在相处中,后来产生浓厚的情意,而母亲也费尽心力为父亲找寻治疗方法。”

  谢黎墨是知道王家内部的一些事,他缓缓道:“后来有了你,然后你爷爷就选了你做继承人”

  之前上一辈的秘辛事情谢黎墨知道的不多,但是王千瑾的事情,他手头是有资料的。

  王千瑾点头,“不错,这就是我知道的关于母亲的事情,而陶家如今是各大家族之首,他们一口咬定母亲就是他们家的血脉,但我经过多次查询,可以确定,我母亲应该就姓玉,而且根据科学匹配,我和你是血缘至亲。”

  虽然有些事涉及到他王家的秘辛,但是对于云碧雪,他哪怕是作为表哥的存在,也是真心将云碧雪当亲妹妹去守护,说的也都毫无保留。

  尤其,他也是想找到母亲的本源之家,毕竟陶家也作浪的太久了。

  云碧雪喃喃的道:“玉吗是姓玉”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