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在王千瑾话说出来的时候,云碧雪能感觉到自己心里明显的一颤,哥哥到底是什么哥哥

  谢黎墨绝艳的眼底掠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不过他一直保持着沉默,将空间留给两人,他只作为旁观者。

  云碧雪一直看着王千瑾,目光就没离开他,看着他的神色,知道他不是说假。

  真的是哥哥

  虽然不是亲哥哥,但有哥哥罩着感觉还是很好的。

  王千瑾看了看云碧雪和谢黎墨的神色,继续缓缓道:“我和你是表兄妹,确切的说,我的母亲和你的母亲应该是至亲血脉。”

  这句话一出,云碧雪只觉得头轰的一声仿佛炸开了,让她有些晕乎乎的感觉。

  她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似乎使劲搅动着手指,感觉那一丝疼痛,才能知道自己听的不假。

  云碧雪是真的震惊,真的有些缓不过神来。

  “阿雪,阿雪”

  谢黎墨感觉到她的不对劲,轻轻在她耳边呼唤着。

  云碧雪听到声音,从意念中回过神来,唰的一下站起来,一下子抓住王千瑾的手臂,有些颤抖甚至激动的道:“你你是不是知道我母亲的消息她是从哪里来她和你母亲是血脉之亲,是亲姐妹吗你可以跟我说说你母亲的事情吗我母亲她她”

  说着,云碧雪眼圈都红了,心中曾经压下来的感觉瞬间蔓延出来。

  她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就相当于孤儿,对母爱是那样的渴望,很多时候,她都是靠着小时候那零星的记忆,去回忆母亲,体会记忆中的母爱。

  后来得知,母亲和父亲很可能还活着,她便费尽心力去寻找,可是一次次让她心里落空。

  那时候,寻找根本就无任何线索,母亲从哪里来,她不知道,那时候就想,哪怕有一点线索也好。

  如今再次从王千瑾的嘴里听来,说不激动是假的,云碧雪都能感觉到心都快跳出来了。

  已经很长时间了,云碧雪都没这么激动过。

  王千瑾被云碧雪这样一个大力抓着手臂,还是很疼的,不过他是王氏少主子,这点痛根本算不上什么。

  只是看到云碧雪双眼通红,泛着激动的光芒,他有些心疼,他轻柔的安抚道:“云碧雪,你是我的妹妹,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看着王千瑾妖魅的眼眸中闪过柔和安抚的光芒,那是一种属于亲情的光芒,她感动又触动,“谢谢,我想知道关于母亲的事情,她既然和你母亲同出一脉,你应该也会有线索的不是吗”

  王千瑾点了点头,“你先好好坐下,我跟你说。”

  云碧雪点了点头,然后坐下来,认真听王千瑾说出来。

  “云爷爷看到了我母亲的画像后,只觉得和你母亲特别的像,他说无论神韵还是神态都很像,那时候我觉得很吃惊,但并没当回事,也是后来和云爷爷的聊天中,还有母亲留下的遗物中,我觉得可能有些渊源,之后我便派人去查,其实我母亲和你母亲应该都是姓玉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