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这样阴沉邪魅的神色,心脏漏跳了一拍,她咽了咽口水道:“那个,皇逸泽,我和伯父还没说完话呢他也是你的父亲,你好好和父亲说话呀”

  不怪她现在说话气势越来越弱,实在是这时候的皇逸泽气势太强,一身幽冷暗幽的气势,让人都不敢看。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跟小绵羊的样子,揉了揉眉心,实在是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皇鸣林也震惊了好一会,也是第一次见着两人相处的模样。

  自己儿子明明被气的不轻,但是碧露一说话,他还就一副拿她没辙的样子。

  皇鸣林在内心感慨,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他回神后,赶快咳嗽了一声,“逸泽呀,为父并没为难你的小女朋友,我在和她聊咱们黑龙党的事情。”

  皇逸泽在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

  皇鸣林立马不说话了,这个儿子的脾气他是了解的,越说话他怒火越大,到时候就没发收场了。

  云碧露鬼灵精怪的,自然也注意到这对父子的异样,她对皇逸泽道:“皇逸泽,伯父很好的,让我觉得就像父亲,我从小没爸妈,你有父亲要珍惜的。”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云碧露的眼眸带着可怜兮兮的光芒。

  这种光芒,皇逸泽最无法招架,他心里一疼,心疼碧露从小吃了不少苦。

  看着云碧露这种眼光,皇逸泽的神色缓和了下来,对皇鸣林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不能离开我的身边,不能出一点问题,不能受一点的伤。”

  皇逸泽的话斩钉截铁,带着不能商量的语气,似乎谁敢反驳他,谁就是他的敌人。

  看着儿子这幅表情,皇鸣林就知道,眼前这位姑娘对自己儿子有多么多么的重要了。

  为了保全自己儿子,他也会想办法保护好云碧露这个姑娘。

  他不希望自己儿子和他一样。

  皇鸣林内心叹了口气,当初他年轻时失去心爱之人也不好受,本来也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奈何后来野心被压下,颓然了好一阵,若不是为了儿子,为了这片祖业和责任,他不会一直支撑着。

  也是在那段时间,让黑龙党有细作混进,弄的一片混乱,给儿子弄了个烂摊子。

  还好他这个儿子,太过天才,十来岁就将黑龙党收拾的服服帖帖,壮大繁荣起来了。

  最近这两年,皇逸泽又大刀阔斧,在一次次血拼出任务的时候,将内部势力整合出强大的凝聚力。

  所以他为儿子骄傲,所以希望自己儿媳妇也更加的强大,至少这样,才不会失去,不是吗

  皇逸泽刚刚这句话,也让云碧露震惊。

  她其实从没听说皇逸泽说什么动人的话,所以他这句话,真的让她吃惊,心尖颤了颤,却发糖的甜蜜。

  若不是伯父在旁边,她都能激动的抱住皇逸泽,来一个激动的吻。

  果然沉默的人说起甜言蜜语,也和常人不一样。

  皇鸣林看着这对小情侣,摆了摆手道:“碧露,你先跟他回去吧,以后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来问伯父。”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