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虽然佣人们和影卫们好奇疑惑,但是也都按部就班的做自己分内的事情。

  主子没吩咐的事情,他们不会越权去做。

  谢黎墨开车本来要朝一个方向而去。

  只是半路他接到了来自谢六的消息,关于乔木婉的。

  谢黎墨看完消息内容后,他将开车的方向改变了下,先去关押二长老的方向。

  二长老看到是谢黎墨来了,微微抬起眼皮子。

  这么几天的时间,二长老觉得自己自己仿佛和谢黎墨隔了好几个月。

  谢黎墨看着二长老消瘦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二长老,生命力倒是顽强。”

  二长老懒懒的疲惫道:“谢黎墨,在你手里,我敢死吗”

  谢黎墨悠然的走近二长老,淡淡道:“你是不敢死,因为你若是死了,我不会放过你身边的所有人,包括你的夫人和你的女儿。”

  二长老心都跟着被这语气冰冻了下,这位谢少,从小作为继承人,他也算是看着长大,实在是摸不透他的性子,而且也知道,谢黎墨说一不二的性子。

  他若是不允许你死,你自然就要活着。

  他如今人到中年,却沧桑无比,唯有他曾经的夫人和女儿是他的弱点。

  虽然他找不到,但不代表谢黎墨找不到。

  “谢黎墨,你今日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该不是为了和我叙旧咳咳”二长老从一开始的不甘愤恨,到现在的平静,也经历了一个心理过程。

  谢黎墨淡声道:“你的夫人姓乔,你的女儿我已为你找到。”

  谢黎墨这句话一出,二长老便瞪大眼睛看着谢黎墨,都生怕他听错了。

  二长老乱动,带动身上的铁链,开始哗啦哗啦的响。

  刚刚谢六传递的资料显示,乔木婉和二长老确系是直系亲人。

  也就是说楚菲儿的真实名字,其实一直都是乔木碗,如今她改回了自己的名字,是二长老的亲生女儿。

  谢六也从科学上认证了这一事实。

  其实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是很吃惊的,所以才改道先来看看二长老了。

  “我女儿她怎么样她现在在哪里她还好吗我”二长老一时间语无伦次的问这,语气里焦急担忧

  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内心真实感情。

  谢黎墨嘴角勾起不屑的弧度,“怎么,现在关心了当初还是你将她们拿出去当诱饵的”

  “噗”二长老急火攻心,吐出一口血来。

  谢黎墨在他面前一直强调这件事,让二长老更加的痛苦。

  看着二长老情绪差不多平稳了,谢黎墨上前一把捏住他的脖颈道:“想知道你女儿”

  二长老忙不迭的点头。

  “你女儿现在在夜氏的人手中,有没有受折磨,我可不知道,只知道你女儿现在腿断了,也不能走,至于容貌也没了。”

  谢黎墨看着二长老震惊不敢相信的表情,继续道:“奥,当然,你当初撺掇长老院和其他势力逼死我妹妹的时候,想不到夜家其实是隐世家族,而多年后夜家会找上门来吧”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