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十六咬了咬牙,道:“夜轩,你是怎么了我是菲儿,你难道认不出了吗还是说你喜欢上了别的女人,所以才拿着行礼,带着你的人走”

  谢十六训练过,所以对情绪拿捏的也很准,看起来就是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

  安夜轩深深的看了谢十六一眼,夜色下,他都有些恍惚,以为真的就是楚菲儿。

  可是他现在清醒,知道自己的判断,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我要去寒地一次,那里很危险,我不一定活着,你还是回去吧”

  谢十六心里咯噔的跳了下,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安夜轩这是做什么

  什么叫他不一定活着

  最近安夜轩的所有举动,都颠覆了她的认知。

  她跟谢少汇报过,谢少说安夜轩可能自己冲破了邪气,也可能是楚菲儿受重伤,所以邪气对安夜轩不管用,他清醒了过来。

  谢少因为上次安夜轩救了少夫人,所以撤销了对安家的计划,但是她依然要盯着安夜轩,防止有突变。

  只是安夜轩却为何自己去找死呢她想不明白。

  “你去寒地做什么”

  安夜轩想了想,没隐瞒,直接开口道:“去找灵宝”

  谢十六这下子明白了过来,寒地的灵宝就是赤寒血莲花。

  他要找灵宝,是因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不想让少夫人夺去

  可是又不像,安夜轩不是那种糊涂到拿性命看玩笑的人,他若是有心要害少夫人,那天也不会帮忙救少夫人的。

  谢十六毫不犹豫的道:“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你一个女人家,很危险,你在家等着。”

  “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办我在安家肯定也是待不下去的。”

  谢十六这句话真的会让人误解,她对安夜轩是有多深的感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限的生命里,也要盯着安夜轩,这是她的任务。

  安夜轩无法阻止谢十六,只能沉默。

  待一行人走出安家大门的时候,安父却也等在了门外。

  安父看着安夜轩叹了口气道:“孩子,你这是”

  安夜轩冷静的道:“父亲,我要去寒地。”

  安父一听,手哆嗦了下,“你你这是枉顾家族的规矩无论是干什么,你派人去就行,你怎么自己去”

  安父很紧张,正因为太紧张,所以神色有些异样。

  “父亲,你明白不是吗只有我安家的直系血脉才能进入赤寒灵地,不是吗”

  虽然安夜轩是在安父耳边说的,但是谢十六随着生命的流逝,越能听到细小的声音。

  她有些震惊不已,为什么安家的直系血脉才能进入赤寒灵地

  她知道这片世界是有好几处原始森林寒地的,那里是极为危险的死亡之谷,原来安夜轩并不是一味的送死,而是他这种血脉能进入赤寒灵地

  谢十六已经说不出心中的震惊了,她只能木然的跟着安夜轩启程。

  但是她暗中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谢少。

  谢黎墨在清晨的时候,受到了谢十六的紧急秘报,看着上面的的内容,他一下子站起来,神色变了几变。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