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黎墨,我想睡觉,好不好”云碧雪娇弱无依,向谢黎墨求饶。

  以前她一撒娇,说累了,谢黎墨都会体贴她,心疼她,然后放过她的。

  可是今日她怎样求饶,谢黎墨就是继续坚持,让她在云端浮起飘动,就跟饿了很久的狼似的,要一次吃个饱。

  似乎知道云碧雪心中所想般,谢黎墨在她耳边低沉道:“夫人,以前你真的饿着为夫了,今夜辛苦你了。”

  “黎墨,我我真的累了”云碧雪眼中迷醉,脑海中就如同一片火光炸开般,在云端漂浮。

  谢黎墨心疼却也灼灼如火焰般看着云碧雪道:“夫人太小看自己了。”

  最后谢黎墨身上后背上全是指甲划的痕迹,就连肩膀处也到处都是牙印,可见战况是多么的激烈。

  云碧雪晕过去两次,最后都被谢黎墨温柔不厌其烦的一点点吻醒。

  一边吻着,一边轻叹道:“夫人真是磨人的妖精,小妖精。”是的,是他一个人的妖精,这样美艳的她,是因为他的宠爱而为他绽放。

  任何人都不能见到她这样美的时刻。

  让他爱不释手,无法放开,只想将她拆卸入腹。

  最后谢黎墨用毛巾将云碧雪身上的水擦拭干净,抱着她回到了卧室。

  一沾枕头,云碧雪就非常贪恋,此时是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动动嘴皮都没力气,太累了。

  谢黎墨给云碧雪盖好被子,掖好被角,然后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看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谢黎墨这才穿上便服,然后走出卧室。

  将卧室的房门关上,谢黎墨看着恭敬立在那里的佣人们,神色变得幽冷。

  待他优雅的一步步走过去,别墅的佣人们都躬身弯腰,“向谢少请罪”

  谢黎墨抄起旁边的匕首,一把甩了出去,将最前面一个人的头发削去了半截,“你们还知道请罪如果少夫人有事,你们的命都要留在这里。”

  谢黎墨的语气虽然平淡,但透出的寒气,却让所有人惊惧不已。

  谢家的少夫人,没保护好,是他们的责任,如果少夫人真出事,他们都会全体自我解决,不会等谢少动手。

  看着寒气逼人的谢少,所有人也都知道,谢少是真的动怒了,他们中一部分不是谢家本家的下人,以前都没见过谢少,但也听说过,谢氏跺跺脚,天下都要动。

  尤其作为未来谢家继承人的谢少,更是拥有传说中的权利,宁安市那就是蚂蚁般的地方,但在这蚂蚁般的小地方,却让少夫人差点出了事谢少震怒是最正常的。

  而他们在知道危险那一瞬,也都后怕不已,少夫人是绝对不能出事的,所以暗卫当机立断发出了一级警报系统。

  还好有惊无险,但他们已经失职了,所以没资格为自己辩解一句。

  翌日,云碧雪睡到下午才醒来,一动全身都酸涩的疼。

  谢十一来到房间,恭敬道:“少夫人醒了”

  “嗯”

  待谢十一带来团队给云碧雪全身按摩后,她身体好多了,轻快起来后,才走出去准备吃饭。

  但当看到佣人们都是陌生的脸时,她脸色微微一变道:“昨天那些人呢”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