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听着,神色更加紧绷,只觉得心里有一把刀在来回搅动,搅动的他心口疼的厉害。

  眸光都泛着幽深的光芒,含着深深的疼痛和自责。

  他在旁边看着,恨不能替云碧雪承受这一切。

  云碧雪听着前辈的话,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她自己明白身体状况,只不过不想让谢黎墨担心,才不让他找医生看的。

  但是今天,她也感觉到身体里力量的流失,感觉到自己体力的缺失,似乎是抬手睁眼都有些费力气。

  若不是谢黎墨叫醒她,她或许真的不会醒来。

  她知道自己让他担心了。

  同样的,她也意识到身体损耗的严重性,所以她愿意看医生。

  她还是希望自己身体好好的,能陪伴黎墨到老,能陪伴两个孩子。

  那老者看着云碧雪道:“女娃娃,你是不是吃了什么秘药”

  云碧雪抿了抿唇瓣,看了看谢黎墨,犹豫着,要不要说,她怕说出来,谢黎墨是真的会生气。

  每次她不爱惜自己身体的时候,他就会特别的生气。

  谢黎墨的目光幽深潋滟,如漩涡,似要将云碧雪吞噬进去。

  “你这小子,吓着自己的媳妇”老者推了谢黎墨一下,笑着打趣了下。

  谢黎墨将眼神收了回来,老者才认真的道:“女娃娃,你这样沉默,我就知道你是吃了秘药,对自己真狠”

  云碧雪心里一颤,眼中闪过坚定的光芒,“前辈,我不后悔的,那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要是什么都不做,心里才是痛苦的,作为母亲,总要坚强的。”

  老者点了点头,“我明白,女子柔弱,为母则强,这是人的天性,只是你那秘药吃了,耗费的精血太多,要不是遇到我,哎”

  云碧雪眼眸一亮,“多谢前辈,碧雪知道前辈一定有办法的。”

  老者呵呵一笑道:“你是这小子最在意的人,我自然能治好,不过需要你配合。”

  云碧雪使劲点头,“前辈,我一定会好好配合。”

  老者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不要有大的情绪波动,要静养,还有几份药材,一定要找到。”

  谢黎墨绝艳额眸光一动,焦急的道:“阿伯,哪几样药材”

  谢黎墨眼中的焦急是那样的明显,老者便迅速的在纸张写了几样药材名,“是这几样,天地灵宝,才能根治女娃娃的身体。”

  谢黎墨想也没想的道:“阿伯,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的。”

  “这几样灵宝不好找,不过百年大族应该会有,你可以试试在豪门里寻找。”

  “好。”

  老者暂时给云碧雪针灸,然后开了几样中药,让她每天喝,身体暂时无大碍,但是要根治确实需要灵宝。

  谢黎墨让人照顾云碧雪,就匆忙出去了。

  云碧雪知道他是忙着为自己找灵宝了。

  看着他为自己奔波辛苦的样子,云碧雪心抽疼的厉害。

  “女娃娃,心疼了”

  云碧雪眼圈泛红,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将眼泪逼回去了,点了点头,她是真的心疼黎墨。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