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黄王感觉到旁边自己弟弟的视线,回头一看,心跟着一动,脸色变了变,继而在心里一叹。

  或许谢黎墨说的对,有些事情有些真相,总会有人知道的。

  以后浩儿要成为a国的王,成为君殿,一切都需要他自己去判断做主,他总有一天也会知道谁是他的亲生父亲。

  这五年,能得浩儿这个孩子的陪伴,他也是知足的。

  路上,帝都的众多市民们严肃用注目礼送行,队伍浩浩荡荡的,朝皇陵而去。

  记者也争相拍摄报道。

  在到达皇陵的时候,护送队伍一阶一阶的往上上,越到陵墓口,空气越冷,高处的秋风带着一丝刮耳的感觉。

  就在启开皇陵的这时候,一声枪响打破了平静,无数的兵力开始包围这片队伍。

  尤其是朝着康王和黄王而去。

  护送的队伍也纷纷掏出枪对决

  “啊啊”大家开始惊慌的大叫,有的趴在地面上。

  黄王立即下令,带领护送的士兵们开始反围攻。

  谢黎墨安排的影卫一直保护着浩儿。

  康王和黄王也尽量不离浩儿身边。

  “我们奉君殿旨意,清君侧。”

  黄王危险的道:“一派胡言,父王已有圣旨,哪轮得到你们妖言惑众,路宏军听令,给我将这些贼党全部拿下。”

  “是”

  黄王令出,从皇陵内部蜂拥出来大批士兵。

  康王也跟着下令,派他的路三军,捉拿这些反派。

  经过激烈的交战,那些人大喊:“擒贼先擒王”反过来要捉拿浩儿要挟。

  谢黎墨、康王、黄王将浩儿保护在中间,任是谁都无法靠近。

  浩儿虽然才五岁,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大型的交战场面,鲜血和枪声不断,让他小小年纪也几乎惊呆了。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哪怕他害怕,也没有趴在地上躲避。

  他两只小手紧紧的握住,眼神看着前方,小身体也绷紧了,腿发软,却依然挺立的站着。

  爸爸告诉他,他以后要成为王,成为君殿,要承担责任。

  所以他不能害怕,他以后还要保护很多人呢

  没人知道,这一刻,一个小小的孩子的心里历程,此时更没人知道,这个孩子以后会成为最优秀的一代君王。

  眼看死伤的人越来越多,康王大声斥责对方道:“一个毫无身份的人竟然敢大言不惭的清君侧,难道你想造反当君殿”

  “君殿是我们公主殿下才有资格做的,你们这些才是野心家,妄图篡夺天下”对方的声音很洪亮,似乎极为骄傲。

  谢黎墨神色大变,跟他猜测的并不差,他和黄王对视一眼,然后让人将人群里一个女子押了上来。

  “你说的公主不就是这位难道还要清君侧”

  对方的头看到夏君炎舞竟然被绑附着,押解着,几乎都反应不过来,“你胡说,这不是公主”

  谢黎墨将白帽给女子摘下,将她的头发撩开,露出了那张脸,确实就是夏君炎舞。

  “不公主已经被我救了,怎么可能”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