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听着谢五的话,面上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有他心里明白,他是有多心疼他的阿雪。

  他不知道云碧雪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去抓二长老他们的。

  更不知道她是如何不顾自己的身体连夜奔波。

  他能从影卫口中得知她一晚上所做的一切,可是知道了后,心却在抽疼。

  他无法想象,她是如何的坚强,但他内心却是自责的。

  若非他没保护好她,她何需这样坚强。

  可是他的阿雪却从来不会怪他,只会安慰他。

  想着想着,谢黎墨叹了口气,然后起身,他交代别墅的所有影卫保护好云碧雪。

  他自己亲自去找二长老他们。

  王氏的所有影卫在云碧雪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各就各位回去了。

  不过他们暗中也接到了王少的秘令,以后他们要保护好云碧雪,这就是他们的责任和任务。

  所以虽然王氏暗卫继续回到以前的岗位隐藏自己,但是暗中却是关注着所有和云碧雪有关的事情。

  任何人敢对云碧雪不利,就是和他们王氏暗卫作对。

  云碧雪也不知道,她已经被王氏暗卫暗中保护了起来。

  谢黎墨往关押二长老的地方走去时,车路过街道,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唾骂夏君炎舞。

  而帝都各处也都禁止了所有娱乐项目,为君殿默哀。

  帝都虽然一片肃穆,但是因为早间新闻的事情,各处各地,大家依然讨论的热闹,全是和夏君炎舞有关的事情。

  来到地方,谢黎墨直接进了屋子,看到里面被锁住琵琶骨钉在墙上的二长老等人,谢黎墨眸光冷了冷。

  二长老听到声音,虚弱的抬起自己的眼睛,当看到是谢黎墨时,他神色一变。

  谢黎墨直接在前面坐下,看着二长老也不说话,总归他有的是耐心。

  倒是二长老有些受不住,沙哑的开口道:“谢谢少你不能杀我咳咳”

  谢黎墨冷嗤一声,眯眼危险的道:“二长老,在你想对云碧雪不利,想将孩子带走的时候,你就该知道,触犯了我的底线”

  二长老自然能感觉得到谢黎墨一进来,全身就带着凌厉的杀意。

  可是谢黎墨既然能亲自来见他,他就有可能说服他放了自己,哪怕有一线生机,他也要试一试。

  “咳咳谢少带走孩子是规矩”

  云碧雪伸手捏住二长老的下巴,厉声道:“你用不着跟我提规矩,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我来不是让你说废话的,我是来杀你的”

  谢黎墨眼中的杀意那样的明显,二长老虽然心里哆嗦,但面上却保持着平静。

  “谢少我这里有咳咳你想要的东西”

  “二长老,你以为我在乎你嘴里的那点价值”说着,谢黎墨挑动锁链。

  二长老琵琶骨的锁链被这样一扯,疼的他都差点呕血,开始哼哼唧唧的。

  “咳咳至少我好好的长老院不会对谢少您不满”

  谢黎墨眯眼道:“想用长老院威胁我你不会知道吧我想让长老院整个消失”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