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夏君炎舞到现在还死鸭子嘴硬,她越是这样,夏君炎汀对她越是失望。

  夏君炎汀死死的揪着夏君炎舞的衣领,“炎舞,造成现在的样子,都是你自己作的,现在谁也救不了你。”

  “不,哥哥,我是你妹妹呀”

  “你要害人的时候,何曾想过我还是你的哥哥,你要动手杀父王的时候,何曾想过他还是你的父王”夏君炎汀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些痛心疾首。

  夏君炎舞被夏君炎汀冰冷的眼神看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没话说了”

  夏君炎舞手指都有些发抖,脸色发僵,使劲摇头,慌乱道:“不,不是我做的,不是,是她是她对我用催眠术的”

  夏君炎舞说着还用手指着云碧雪。

  “无论她用了什么方法,这些都是事实”

  “哥哥,你不要相信她,你要相信我,相信我,我可是你妹妹,比你的女人什么莎莎重要多了。”

  夏君炎汀冷笑一声,“呵,炎舞,你还真说错了,你跟我心爱之人没法比,你也不配提她的名字”

  夏君炎汀说完,直接甩开了夏君炎舞,扫了扫自己的衣袖,仿佛扫什么脏东西一样。

  这样的动作对夏君炎舞可是有极大的伤害。

  想她作为皇室最小的公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

  她开始哭,大哭起来,可是哭也没人怜惜怜悯。

  任凭夏君炎舞在那演戏,无人观看。

  在夏君炎汀神色恍惚,情绪悲凉的时候,谢黎墨平静开口道:“夏君炎汀,皇位继承人只能是浩儿。”

  谢黎墨的这句话根本不是什么商量的语气,而是通知。

  在谢黎墨提到浩儿的时候,夏君炎汀脸色直接就变了。

  “浩儿”

  他想到浩儿,颓然的神色一震,眸光一亮,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他甚至有些不敢想。

  夏君炎汀激动的看着谢黎墨,“浩儿,他是不是,是不是”

  他想问是不是他的孩子,可是这句话到了嘴边,却不敢问,也问不出。

  因为他怕,怕答案不是他期待的那样。

  云碧雪淡淡道:“康王殿下,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如今君殿驾崩,夏君炎舞弄乱局势,现在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平息一切。”

  “是,是”夏君炎汀不断点头,精神却是恍惚,脸上的神色变幻万千,无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自始至终夏君炎汀对浩儿做君殿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云碧雪知道,就算是康王不知道浩儿是他的儿子,康王一样会好好辅佐浩儿的。

  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第二天,天不亮,所有人都发现,公主府已经被全面封锁了起来,夏君炎舞也被关押了起来。

  早间六点新闻的时候,云碧雪让媒体负责人将夏君炎舞的那段视频播放了上去,甚至同一时间段也在网络上播放。

  当众人看了新闻,都惊的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看错了,毕竟晚上还说是谢部长害的君殿。

  可是这一早,却是炎舞公主自己承认觊觎谢部长,杀了君殿,这确实让人惊诧不已。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