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夏君炎汀想着这六年的时光,全身都散发着一种悲凉的感觉。

  夜色深深,空气中的冷风吹着,细雨不断的下着,让夏君炎汀几乎就跟夜色融为了一体。

  夏君炎汀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几年前。

  因为失去心爱之人,他又痛又恨,更是不明所以。

  明明他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好,可她为何离开,又为何选择了自己的哥哥。

  这一切都让他耿耿于怀,让他不相信。

  所以那时候,他恨上了所有的人,他告诉自己,只有坐上最高的位置,才能掌握一切,才能让她知道,她选择错了。

  六年前,从心爱之人离开,他就变了。

  可是当她真正逝去了后,他做什么已经都无意义了,仿佛热衷权利才是他要做的事情。

  后来习惯成了自然。

  其实他并不爱江山,他只是想跟所爱之人好好的在一起呀

  “啊”夏君炎汀痛苦的朝着天空叫了一声。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内心的情绪。

  是他对不起她。

  是他误解了她。

  是他没好好待她,让她最后的时候也那样痛苦。

  怪不得她跟了自己哥哥后,他在她面前跟别人秀恩爱时,她会那样痛苦。

  怪不得自己质问斥责她时,她神色会那样苍白。

  夏君炎汀越想,越恨自己,甚至握着拳头都要打自己的头。

  “殿下,殿下不可”

  此时夏君炎汀处于混乱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忘了今夕何夕,也忘了今夜来是要见云碧雪的。

  他被心腹这样一叫,神色恍惚,微微有些清醒。

  “殿下,殿下您忘了今日来是要见谢少夫人的。”

  谢氏影卫道:“康王殿下,我们少夫人说了,如是您看了这段视频,还要坚持见我们少夫人的话,她在里面等你。”

  夏君炎汀费力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道:“带我去见她吧”

  虽然他现在很想见夏君炎舞,哪怕她是自己的妹妹,他也想对夏君炎舞动手。

  但夏君炎汀明白,此时夏君炎舞一定在云碧雪手中,还是先见云碧雪为重。

  夏君炎汀收拾了下自己的心情,淡淡道:“带我去见你们少夫人吧”

  而此时屋内谢黎墨揽着云碧雪的身姿道:“跟我回家”

  云碧雪摇头道:“还有事情没处理完,暂时不能回去。”

  她要将事情都安排好,她才能安心。

  这时候公主府外也响起了一声苍凉的喊叫声,云碧雪一怔,“这是康王的声音”

  谢黎墨神色一幽,看着云碧雪。

  云碧雪解释道:“我让谢六动用了催眠术,让夏君炎舞将事情都说出来了,六年前的真相,想必他也知道了,可能有些受不了吧”

  夏君炎舞瞪着眼睛看向云碧雪,吐出一口血,恨极的道:“云碧雪,是你动催眠术”

  云碧雪这才注意到夏君炎舞,看着她倒在那里,瞪着自己的样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有谁知道是催眠术反正这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而且都是事实,这就足够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