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抱着云碧雪,吻着她,带着浓浓的深情。

  这一次的吻不同以往,不带任何情绪,只有怜爱和心疼。

  谢黎墨仿佛对待最易碎的珍宝一样,将自己内心的情感传递过去。

  无声胜有声,两人的情是那样的浓烈,能隔绝外面所有的一切,让世界只有他和她。

  谢黎墨内心的自责愧疚心疼全部通过一个吻表达了出来。

  两人夫妻这么长,早有一种默契,云碧雪也能懂得他传递的情感,为了安抚他,也极尽的回应。

  两人是真的达到了忘我的境界,眼中也只有彼此。

  而夏君炎舞本来趴在地上,几乎是起不来,但是听着头顶谢黎墨的声音,心依然怦怦的乱跳。

  夏君炎舞对谢黎墨的喜欢,已经到了偏执的一种状态。

  听到他的声音,她都能激动不已,甚至都忘了刚刚是他将她摔成这样。

  夏君炎舞心里甚至还有一丝的喜悦,刚刚谢黎墨靠她很近很近。

  她都可以很轻易的触摸到他,刚刚真的是最近的一次,她都能呼吸到他的气息。

  当她费力抬头去看谢黎墨的时候,却见他和云碧雪紧紧抱在一起。

  两人你侬我侬的,让任何人都插不进去。

  而且看着听着,两人还吻在了一起。

  夏君炎舞被刺激的都不行了,双眼通红,嫉恨的看着两人,心在猛烈的跳着,叫嚣着要杀了云碧雪

  这种嫉恨让夏君炎舞漂亮的脸都扭曲了起来。

  可是她一张嘴,就吐血,刚刚那一下谢黎墨是用了狠劲,将夏君炎舞摔出了严重的内伤。

  夏君炎舞就这样受刺激的看着谢黎墨和云碧雪恩爱无比,眼中放了无数的刀子,恨不能将这两人都戳个窟窿。

  而此时的公主府外,康王夏君炎汀手中拿着视频,眸光微怔,“这是什么”

  “我们少夫人说了,殿下看了后就明白了。”

  夏君炎汀阴柔的眉心皱起,眸光有些复杂,看了下手中的摄影机,犹豫了下,点开了按钮。

  一点开,发现竟然是录制的话,而且还是夏君炎舞亲口说的话。

  当一句一句听着,夏君炎汀的手都抖了起来,神色大变,身体都紧绷着,僵硬的无法呼吸。

  当听到夏君炎舞说起他最爱的女人时,夏君炎汀全身的力量突然被掏空了。

  他的手再也握不住东西,捂着心口,一口血喷了出来。

  眼看摄影机要掉在了地上,影卫一把捞住,重新拿到了手上,没让视频摔着。

  夏君炎汀踉跄了几步,扶住旁边的车,开始咳嗽。

  跟他一起来的心腹,有些担忧和焦虑,“殿下”

  夏君炎汀摆了摆手,全身正沉浸在悲沉的痛苦中。

  “哈哈,哈哈咳咳”

  夏君炎汀的笑声都带着痛苦

  这些年,他误解的太多太多,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残酷。

  他的未婚妻,属于他的王妃,竟然不是爱上了别人,而是被他妹妹害的。

  这让他怎么相信,怎么接受

  这些年,他耿耿于怀,醉心于权利,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都不是他喜欢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