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对着夏君炎舞都有咬牙切齿的感觉。

  可以说,夏君炎舞破坏了多少美好

  要不是她参与,或许,康王也会拥有自己的爱人和孩子,浩儿也会有健全的家庭。

  黄王也不用退隐这么些年,兄弟两个也不用如此猜忌。

  浩儿也不会因为母亲的事情被人欺负,也不会缺失母爱。

  云碧雪越想,越愤恨。

  她知道,催眠术让夏君炎舞说的这些事,也只是表面,真正发生的,比她讲述的更多。

  云碧雪再也忍不住,朝着昏迷在那的夏君炎舞使劲的用脚踹。

  云碧雪脚上狠狠用力,夏君炎舞最后被踹醒了过来。

  夏君炎舞刚醒来还有些迷糊,不明所以。

  云碧雪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拍了拍她的脸,冷然道:“醒了”

  当看到面前这张放大的脸时,夏君炎舞一个惊吓,瞬间往后退,“你云碧雪”

  “怎么,不是我还能是谁怕看到我”

  “呵,笑话,云碧雪,你是谁就是个平民,我会怕你哈哈,用不来多久,你的谢黎墨就会被杀的,不过你可以讨好我,求我。”

  看着夏君炎舞现在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云碧雪一个生气,用脚踩住她的脸,然后将视频放给夏君炎舞看。

  “看好了,听好了”

  当夏君炎舞看到视频上的自己,还有说的话时,都惊悚了,这这真的是她说的

  她不相信,不相信,可是视频那样的清楚,那就是她

  即使夏君炎舞不相信,也不得不承认,这真的就是她。

  “你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夏君炎舞哆嗦着问出口,她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些话,但是这些确实是事实,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

  云碧雪用脚踩了踩夏君炎舞的脸,危险的道:“夏君炎舞,你用不着知道我是从哪里得来的,不过你说我要是将这些发给媒体,大家会怎么想”

  夏君炎舞这次是真的怕了,她想摇头,奈何被云碧雪踩着,根本无法动。

  她只能咬牙道:“云碧雪,你不能,不能将这些发出去不能,你不能”

  此时夏君炎舞都有些语无伦次,她看着云碧雪,就感觉像是看魔刹一样,眼珠子都瞪大,里面有着惊惧。

  云碧雪淡然道:“夏君炎舞,在你想害别人的时候,何曾有过一丝善念”

  “我不会杀你,但我相信,不用我动手,别人就不会放过你,是不是”

  夏君炎舞是真的怕了,心都在哆嗦着,全身虚脱无力。

  她看着云碧雪的表情,知道她能做出来的,这些一旦给媒体,她都不敢想。

  “云碧雪,我你不能这么做,我放过谢黎墨,放过他,我去跟媒体说,不是他做的,你放过我”

  面对此时夏君炎舞的求饶,云碧雪没有一丝动容。

  就在这时候,影卫前来禀报,“少夫人,外面康王殿下求见”

  云碧雪凝神蹙眉,“奥他怎么会来”

  “属下不知,他说是要见少夫人您”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