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即使知道云碧雪暂时没事,但是谢黎墨还是忍不住担心。

  她刚生完孩子,就这样折腾自己,她自己不心疼,他跟着心疼。

  光想想都是心疼的,他甚至都有种喘息不过来的感觉。

  他曾经想过,要给阿雪最好的一切,保护她,爱护她,不让她受一丁点委屈和伤害。

  可是却在这当口,他让阿雪受苦了。

  此时,他的内心有着无力感。

  他只能在心中默念:阿雪,对不起。

  可是对不起也不能让他的心好受一点。

  想起他从皇宫赶回家的那一幕,阿雪虚弱苍白着一张脸,却不得不跟东方沐锦对峙。

  当时他抱着她单薄的身姿,心里都疼的发颤。

  可是那时候,他只能选择去追东方沐锦。

  可是谢黎墨知道,云碧雪那样如风虚弱的身影将会一直刻在他的心里,告诉他,是他没保护好她

  眼看快到了公主府,谢黎墨就闻到了一股空气中的血腥味。

  他们这种经历过很多的人,甚至经历过杀戮的人,对血腥味都很敏感,很远的话,通过空气都能感知到。

  尤其今夜冷风不断,血腥味自然就传到鼻尖了。

  隐约的枪声,让他的心在猛烈的跳动,将油门踩到最大,狂猛的朝着目的地而去。

  “阿雪,一定要等我,千万不要有事。”

  而此时的公主府,夏君炎舞和云碧雪对峙,嘴里骂骂咧咧的。

  “云碧雪,哈哈,你不敢杀我,你杀了我,你和谢黎墨一样都要死,一个弑君,一个杀公主。”

  “云碧雪,你敢这么对我我是公主,我是公主”

  “咳咳,云碧雪,当初你卑鄙无耻,我都查过,是你主动爬上了谢黎墨的床”

  云碧雪任由夏君炎舞这样发疯着,她也不辩解。

  听的差不多了,云碧雪直接动用功夫,将夏君炎舞踹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住道:“夏君炎舞,你说够了,待会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云碧雪转头看向身后的影卫,道:“谢六到了吗”

  “刚到”

  “让他进来吧”

  待谢六进来,云碧雪对谢六道:“我要从她嘴里知道所有的真相,所有的事实,包括六年前的一切,包括她所做的所有恶事。”

  谢六恭敬的点头,“是,少夫人放心。”

  谢六此时是对少夫人佩服的更加五体投地。

  他更加明白,少夫人身上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顺从尊敬的气魄。

  试想,有哪个女人能坚强到这种地步

  连他们这些影卫看着都惊诧不已,在惊诧中却不得不佩服。

  夏君炎舞听着云碧雪的话,怔愣,“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不会说的,无论你用什么办法。”

  云碧雪眯了眯眼睛,冷厉的道:“那就试试,待会你就知道了。”

  云碧雪走出房间,将空间交给谢六。

  让人在周围守着,谢六施展催眠术的话,最好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否则对催眠术的效果和谢六的身体不利。

  靠在门边,云碧雪看着天空,此时她开始疲惫起来。

  感觉身体的力量在一点点流逝。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