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夏君炎舞被云碧雪森冷的神色吓住了。

  她见过云碧雪,一直都是一副平静的样子,,何曾有这样吓人嗜血的一幕。

  简直是比男人都不逞多让。

  夏君炎舞回神后,撑着自己赶快站起来,用手指着云碧雪道:“你不是云碧雪你根本不是她。”

  云碧雪冷厉的抱着胸,挑眉道:“奥,你说我不是云碧雪,那谁是你是吗”

  说着,云碧雪一脚将夏君炎舞给踢倒了。

  “碰”的一声,夏君炎舞倒在地上,被撞的全身酸疼。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吴音也是吓的一哆嗦,赶快过去扶夏君炎舞。

  她更是大喊道:“来人呀,来人呀”

  云碧雪淡漠道:“继续喊叫吧,你怎么喊都不会有人来的,因为你那些士兵都被我的人给解决掉了。”

  夏君炎舞气的都要吐血的感觉,太气人了,从来没这么气人过。

  想她是皇室最小的公主,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被娇惯着,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想怎样就怎样。

  从来都是别人尊敬着,被拥护着,什么时候被这样欺负过。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打,气的全身都哆嗦着。

  “你你太猖狂了,我皇兄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云碧雪眯眼道:“若是所有人知道六年前你做过什么,他们还会维护你,替你说话,若是所有百姓都知道君殿是你杀的,会如何”

  “云碧雪,你血口喷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云碧雪冷嗤一笑道:“夏君炎舞,你是真蠢还是假蠢你都这样了,你以为以后还有机会出去今天陪你玩玩,然后整死你。”

  云碧雪最后这句话是靠在夏君炎舞的耳边说着的。

  夏君炎舞在这样森冷的气息下,全身一个激灵,眼眸瞪大的看着云碧雪。

  她或许是在想,云碧雪怎么会变成这样恐怖的样子。

  “云碧雪,你凭什么这么对待公主,公主的身份不是你能亵渎的”

  吴音虽然也受到惊吓了,不过她很忠心,依然维护夏君炎舞。

  云碧雪对身后的影卫摆了摆手,让人将吴音给拖出去了。

  “公主,公主”

  “吴音”

  夏君炎舞还想去追,却被云碧雪一脚又踢倒了。

  云碧雪的脚也跟着踩在她的手背上,“夏君炎舞,我说过我不接受任何威胁,你敢诬陷谢黎墨,想杀他,我便先杀了你”

  夏君炎舞阴翳的看着云碧雪,里面是毫不掩饰的憎恶、妒忌、愤恨。

  既然已经这样了,她也不用掩饰了,“云碧雪,你知道吗我一开始是觉得你不错,我以公主身份对你,你却不识好歹,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云碧雪一巴掌打在了夏君炎舞的脸上,“夏君炎舞,你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你为何接近我,无非就是对我家谢先生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夏君炎舞被打的脸都偏在了一边,她或许怎么都无法想到,她还有一天会被云碧雪这样制住。

  她愤怒的大声道:“是你配不上谢黎墨”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