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听完,瞳孔瞬间一缩,手更是握成拳,“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被云碧雪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着,影卫心里都咯噔一跳,“少夫人,是属下们的失职,锦绣堂主不见了。”

  云碧雪心瞬间泛起深沉的海浪,她一脚踢了旁边的木板,神色沉了沉,大跨步流行的朝着船上走去。

  云碧雪一边走一边大声道:“都愣着干什么,立马加派人手看互助其他人,尤其二长老”

  “是”

  当云碧雪来到看守审问东方沐锦的房间时,就看到里面躺着了六个人。

  “受伤的人呢”

  “属下让人安排在房间里。”

  云碧雪下令道:“安排救护车立马将人送进医院,死的这六个,好好安葬,他们若是有家人,要安顿好。”

  “是”

  众影卫,看着云碧雪有条不紊的安排一切,虽然今日他们见识了她的冷酷和魄力,但是这一句话却包含了云碧雪心中的那份善良和对他们的爱护。

  他们心中也升起一份暖意。

  云碧雪压根不知道大家心里在想什么,她的视线环顾四周,开始寻找破绽,没有打斗的痕迹。

  她喃喃道:“还是小看了他,锦绣堂主怎么能那么容易被抓。”

  她看着锁住琵琶骨的锁链,还有血迹,应该离开不远。

  云碧雪看了下船舱,然后翻开木板,看到一个小洞,她立马大声道:“快,带所有人撤离,船很快便会下沉。”

  说着,云碧雪赶快带人下船。

  同时,她心里泛起海浪,思绪万千,东方沐锦果然是好手段。

  怪不得抓他的时候,一副很平淡无所谓的样子,他估计早就打算好了,在船靠岸的时候离开。

  因为若是在海面上,他根本无法逃脱,就算是逃脱跳海,也会因为血迹引来深海鱼类,甚至是鲨鱼。

  所以他将她的船当成了保护障,好在靠岸时,逃脱。

  想清楚后,云碧雪拍了下自己的头,都怪她,大意了,没想到锁住琵琶骨都能离开。

  这个东方沐锦绝对不简单,同样的,云碧雪对锦绣堂也开始忌惮起来。

  绝对不能让人将孩子带回锦绣堂。

  “你们几个想办法和你们的谢少汇合,告诉他所有的事情,然后让他防备东方沐锦。”

  “是”

  云碧雪又转而看向王氏影卫和云家死士道:“你们跟我行动。”

  “是”

  此时云碧雪顾不得所有,她带人开车直接朝公主府邸而去。

  夜色深深,细雨绵绵,冷风萧瑟,云碧雪将车速开到最快。

  路上也遇到士兵想阻拦,云碧雪一个旋转绕开,继续超前开

  她的目标是夏君炎舞。

  夏君炎舞敢威胁她,敢对谢黎墨动杀意,那么她就先杀了夏君炎舞。

  在她开车的时候,影卫也开始调取这段时间的所有消息,当看到夏君炎舞所发的新闻告示后,都惊了。

  “大小姐,这是晚间新闻。”影卫说着,便将视频点开,放出声音来。

  云碧雪顾不得开视频,只是听声音,全身便冒出蓬勃的杀意。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