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对谢黎墨来说,手上出再多的血,他也是平静淡漠的,本不在意,可看到云碧雪眼中的心疼后。

  他沉默了一会,再听她坚持要回去,他对周围的谢家暗卫打了个手势,安全守卫圈退去后,两人这才回家。

  云碧雪脑海中只想着,赶快带谢黎墨回家处理一下伤势,开车速度也极快。

  而在她开车离开后没多久,滴滴的警车声音响彻在整个街道上,目标就是爆炸的地方。

  连续一天一夜,宁安市发生了几起大的事情,几乎震惊了整个政局还有各大豪门,有的人不能做什么,只能盯着新闻,有的人开始出动家族消息网,买最新最细的消息。

  也是在短短时间内,很多豪门家主知道了沈家死士死去的消息,一些豪门老者拄着拐杖看着夜色,一夜未睡,心中都有一股风雨欲来的感觉。

  几个关系关系不错,甚至联姻的豪门大家,开始连夜发消息,聚集在一起开会,只见本该平静的夜色下,街道上车辆不断,似乎比白日都多。

  “你们怎么看今日的事情”

  “一连串的事情都在一日发生,这也太巧了”

  “是,太巧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很不对劲”

  “必须好好分析,我得来的消息,沈家死士全部被灭,确定一个不剩,爆炸是从青淮路b楼发生的,废弃的工厂是在东面你们看,这两个位置看似无联系,其实有问题。”家族秘密会议室,几个资历厚的豪门掌权者开始讨论起来。

  “到底是什么人”

  “一切似乎从沈家开始,所以我们要从沈家入手。”

  “沈家百年豪门是彻底完了”

  “难道是谢少毕竟就职演说,曾经沈家还主动找过我们,想对付谢少。”

  “也有可能不是他,谢少一直都没出面干涉沈家的事情,退一万步讲,就算是谢少做的,他也会有足够的证据,而且出动家族死士,本就是沈家触犯了规矩”

  “谢少是个非常危险的人,背后的谢家只是传说,你我都无法预测”

  “难办呀但愿不是他”

  夜色深深,苏冷寒坐在苏氏集团大楼内,站在窗前,看着远处,刚刚他听到了爆炸声,紧急警车声。

  就在他沉思间,孟心妍打来电话,“冷寒”声音似乎有些焦虑。

  苏冷寒看了看时间,这么晚了,按照常理,孟心妍一般都会睡了,而且声音这么急切,难道发生什么了,不由的心里也一跳。

  “冷寒,我爸说,想见见你。”

  “前两天不是去见过吗”

  “不是,今天宁安市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我爸想和你谈谈,就今晚,你有时间吗要不我开车去找你”孟心妍也是从来没见过她爸那么焦急的样子。

  他爸今晚甚至想,赶快让她和苏冷寒成亲,达成苏孟两家联姻,她也不知道她爸在担心什么,总隐隐觉得很多事情不简单了。

  苏冷寒思忖一会,答应去孟家,也是连夜开车往孟家的方向而去。

  只是在路过一道岔口的时候,和一辆车相错开,似心有所感,他侧目一看,光影交错间,总觉得对方那车上是云碧雪。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