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听到云碧雪这句话,二长老惊的脸色变了变,他眼睛也乱飘,不明白云碧雪怎么会知道的

  船上的其他影卫也惊了一下。

  二长老心思竟然这么歹毒还有这到底是什么阴谋,为何小主子去了锦绣堂,不一定活下来

  云碧雪哈哈一笑,“二长老,是吧你也用不着隐瞒,我的身份不被承认,说明你们想给谢黎墨安排你们认为的少夫人不是吗”

  顿了顿,云碧雪咬牙森冷道:“你们想控制谢氏,我是你们不可控制的存在,所以我不被承认,而你们带走孩子,也是想让他在锦绣堂死去,恩,找个什么理由呢说筋骨不佳,资质不好哈哈,真是可笑至极”

  云碧雪的笑声响彻在夜色下,愤怒森冷,让人听着心里都发凉。

  二长老和他的几个心腹跪在那里,听着这笑声,脊背一阵阵生寒。

  奇怪的是,为何他们会有一种从骨子里忌惮这个女人的感觉太奇怪了

  云碧雪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朝着二长老的肩膀上狠狠插去,然后一下子抽出来。

  二长老闷哼疼痛,肩膀处鲜血喷流。

  云碧雪继续将刀子插进他的身上,就是避开了要害,让他疼流血,却不会致命

  “承认不承认说”

  云碧雪一想到,若是自己不够强,若是孩子真被带回总部,若是真没了,她该怎么办她会疯的。

  当母亲的人,最不能承受的就是失去孩子。

  如今一想到一个孩子还在东方沐锦手里,她心里就担心刺痛。

  云碧雪眼中没有泪,但却散发着冰冷的寒光,如利刃般刺向二长老他们。

  “说不说”

  二长老身上鲜血喷流,忍着不说,他知道,说了很可能就是死,他虽然是二长老,以前觉得,没人敢要他的命。

  但是现在他觉得,眼前的人能毫不犹豫的杀了他,才不会管他是什么身份。

  云碧雪接着让影卫动手。

  影卫对着二长老身边的心腹出手,“你们谁知道的说出来可以饶命”

  一开始大家不说,云碧雪便将那三个被绑的人带出来,“你们三个若想活命,那就拿着刀逼迫他们说出来”

  三人是见识到这个女人的恐怖,知道她说到做到,可是让他们对同伴出手,他们还是做不到的。

  云碧雪摆手,影卫直接杀了三人中的一人,鲜血喷出来洒在另两个人脸上,让他们心怦怦乱跳。

  惊惧,惊恐的感觉蔓延到他们全身。

  “我数,一二三难道你们以为二长老顾你们死活,将你们留在帝都,难道不是为了给我出气的”

  这两人本来就是因为利益才跟着二长老,不是什么死士影卫,此时被鲜血一刺激,也吓懵了,拿起匕首,朝着那几个人刺去。

  影卫也按照云碧雪的吩咐逼供。

  最后大家在精神折磨下,纷纷开口,“是,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承认的小主子,长老院和各个堂部不承认的,只能死”

  “都承认的才是小主子,长老们是想,给谢少安排他们的人做女主人。”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