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一边抱着云碧雪,一边冷厉的对面前的人道:“东方沐锦,你若不放下孩子,今天你休想从这里走出。”

  “呵,谢黎墨,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什么都没准备”

  谢黎墨一身暗气汹涌而出,森然的锁住眼前的人,“就算是你有准备又如何,我依然让你有来无回。”

  东方沐锦看着谢黎墨一身黑暗修罗的样子,神色动了动。

  “谢黎墨,你虽然作为继承人,但是还管不了锦绣堂的事情,这是谢氏历来的规矩。”

  “规矩是用来打破的而不是不近人情”

  东方沐锦哈哈一笑道:“谢黎墨,你要知道,私自隐瞒,有子嗣的话,你本身也要受黑虎鞭所罚,入暗堂活下来才有资格说话。”

  云碧雪在旁边听着,心中狠狠的一颤,她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残酷的规矩

  云碧雪脸色白了白,已经毫无血色了,但她却死死逼着自己,咬牙硬挺着。

  如今这种情况,是她不够强,怪不得任何人。

  云碧雪咬着唇瓣,下嘴唇都出血了,她浑然不知。

  谢黎墨依然如嗜血修罗,冷冷的看着东方沐锦,“东方沐锦,如今总部已不是以前的总部,我说的话才是规矩。”

  谢黎墨的话带着凛然的霸气,让人听了不由的心神一震。

  东方沐锦紧紧抱着孩子,道:“那就试试你的话是不是规矩,来人,撤”

  谢黎墨立马派一部分人守卫云碧雪,自己带着一部分人追击东方沐锦而去。

  云碧雪晃了几下,努力站住,只是精神快濒临极限了。

  云碧雪咬牙回到屋子里,眼眸血红,却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不一会,影卫抱着一个孩子回来了,交给云碧雪,“少夫人,这是小主子。”

  云碧雪一惊,“带回来了”

  “是”

  云碧雪差点喜极而泣,哭出来,心有多疼,对孩子就有多爱,她紧紧将孩子抱住,吻着孩子的脸颊。

  眼泪也一滴滴落在孩子的脸上,似乎感应到她的情绪,小孩子睁开了眼睛。

  眨着清澈漂亮的眼睛看她。

  云碧雪惊讶的看着,觉的这孩子的眼睛那样像谢黎墨,绝艳倾城。

  “黎墨呢他还没回来吗”

  “谢少还在追赶锦堂主。”

  云碧雪神色凝了凝道:“你们都去帮他,留十来个人守护我就行,我会将云氏的死士都调过来。”

  “是”

  云碧雪极为喜爱孩子,即使疲惫,也依然欢喜的抱着孩子,眉眼中全是母爱的光芒。

  “小夏,这孩子为什么不哭”

  “少夫人,小主子一生下来是哭的,可能在你怀里才不哭。”

  云碧雪点了点头,只是在将孩子放在床上的时候,看清楚了,她惊的手有些哆嗦,“小夏,小夏”

  “少夫人,怎么了”

  云碧雪深深的锁住小夏的眼睛,冷冷道:“小夏,我应该生了两个孩子吧”

  云碧雪虽然是疑问,但话语中却透着浓浓的肯定。

  小夏被云碧雪这样的眼神盯着,全身打了个哆嗦,然后一下子跪下,“少夫人,对不起,不是属下要故意隐瞒您的,对不起,少夫人”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