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从来不知温暖为何物,从来不知自己有一天宠自己的夫人会宠成习惯,可以一旦有了家,他便会将自己的责任贯穿到底,也从来没去思考这种感觉是为何,但这样做了,心中甚至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他就是要宠她护她。

  若是自己的夫人真的从他眼皮底下没了,他不但无法承受,更不会原谅自己。

  最后谢黎墨幽幽长叹一声,真的是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很头疼。

  云碧雪能听出谢黎墨语气中的无奈和宠溺,心里微甜,只是却低头跟乖乖孩子似的,就不信她这样可怜了,他还会继续发怒朝她吼

  果然看着云碧雪露出可怜兮兮无辜的样子,谢黎墨就心软了,“知道错了吗”

  云碧雪连忙点头道:“恩,知道了。”表现的跟跟孩子似的听话。

  “那你说你错在哪里”

  云碧雪微愣,有些迷惑的抬头,她错在哪里

  云碧雪眨巴了下眼睛,神色有些迷惑,该怎么说,说她错不该出门还有错在哪里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出门哪里不对,人之所以是人,因为有人性,有感情,若真的都理智冷静,不管不顾,那也不叫夫妻了。

  谢黎墨就那样低头看着,看到云碧雪纠结的蹙了蹙眉心,然后抿了抿唇瓣,又嘟了嘟嘴,就是不知道说什么。

  “还不知道错在哪里”谢黎墨灿若琉璃的凤眸变得缥缈魅惑,带着诱惑和神秘的色彩,却也暗沉的让人心惊。

  云碧雪绞尽脑汁道:“黎墨,我错了很多,好像是不该出门,不该那么莽撞,不该遇到沈正耀,不该让自己那么危险。”她现在主要是先把谢黎墨蒙混过关。

  “还有呢”

  “还有”云碧雪惊讶的张大小嘴,还有什么她还有啥错

  谢黎墨瑰丽的脸上艳冶仙魅,眼神一暗,道:“说不出来就要接受惩罚。”声音如低沉的弦乐,牵动人心,会让人情不自禁的为他迷醉。

  还没等云碧雪反应过来,谢黎墨的吻便落了下来,这一次的吻强势而霸道,根本就是不管云碧雪的承受能力,恨不能将她揉捏到骨血里。

  云碧雪在这样的霸道气焰中,谢黎墨温滑的舌头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搅动的她心神都乱了,头发微散,娇喘微微,身子渐渐软成水,两人间的温度渐渐高升,气息都粗重了起来。

  他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雅幽香萦绕在两人周围。

  在云碧雪差点晕过去后,谢黎墨才放开她,眼中暗色灼灼的看着被他蹂躏的唇瓣,充斥着血红之色,似花朵般,妖冶欲滴,为他而绽放。

  谢黎墨伸手轻轻的抚摸着云碧雪的唇瓣,一点点勾勒她的形状,眼神也越发暗沉,似有汹涌的漩涡在不断搅动。

  “夫人,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错,是让自己陷入了危险中,是你不知我的感受,你忽略了自己在这里的位置。”说着,谢黎墨将云碧雪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处,让她用手感知那里的心跳。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