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将浩儿抱在自己腿上,温柔的给他夹菜。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周身满满的暖意,神色有些动容,她想,谢黎墨一定会是个极好的父亲。

  晚上,黄王夏君炎黎亲自来接浩儿。

  谢黎墨出去送他们,在院子里时,夏君炎黎让浩儿先上车,他跟谢黎墨单独说几句话。

  夏君炎黎看着谢黎墨,又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星星,秋风吹拂着他的大衣,让他整个人多了一层缥缈的气息。

  “不是要单独跟我说几句吗”

  夏君炎黎眸光一转,道:“我问过浩儿的想法了,他愿意坐上那个位置。”

  “既然浩儿同意,你做父亲的就不该阻拦。”

  夏君炎黎握着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我还在担心。”

  “夏君炎黎,你的性格优柔寡断,你要知道,你不能陪伴浩儿一辈子,他需要自己去成长,只有经历风霜,才能成为参天大树,你难道希望他一直在你的庇护下当小草,况且,你未必能庇护他一辈子。”

  夏君炎黎幽叹一声,每次谢黎墨的话都能冲击到他心里最弱的那根弦。

  他闭了闭眼睛,淡淡道:“我明白,我已下定决心,做好了准备。”

  谢黎墨严肃的道:“这样最好不过,因为你若犹豫,只会害了浩儿。”

  “我明白。”

  在夏君炎黎要离开的时候,谢黎墨问道:“夏君炎黎,六年前,浩儿母亲的死是不是跟夏君炎舞有关系”

  谢黎墨这句话虽然是疑问句,但却带着肯定的语气,让夏君炎黎身形一晃,脚步几乎死死的钉在了原地。

  夏君炎黎豁然转身,眸光幽幽的锁住谢黎墨的眼眸,神色复杂难辨。

  谢黎墨淡声道:“夏君炎黎,我只是问问,就算是你不说,真相我也会知道的。”

  自从上一次在皇宫相见后,谢黎墨都是直呼他的名字,从不称呼为黄王,他也找不出意见来。

  夏君炎黎没说什么,转头上了车,只是神色却一直有些忧郁。

  “爸爸,你怎么了”

  “我没事,浩儿要开开心心的。”

  夏君炎黎看着浩儿,心里其实有些愧疚,或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怀疑自己的妹妹,但他没有仔细去查,也许潜意识里不想让炎舞送命。

  牺牲了一个,难道另一个也要牺牲吗

  可是今日听了谢黎墨的话,他明白,夏君炎舞或许真的到了要偿命的时候了。

  “浩儿,爸爸以前对不起你,以后爸爸会做好的。”

  浩儿还小,并不懂这句话的含义,等有一天他真正长大的时候,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那时候他作为君殿,也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对错。

  此时的夏君炎黎这句话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谢黎墨若对夏君炎舞出手,他不会干涉的。

  谢黎墨看着已经消失的车影,负手而立,神色淡淡。

  云碧雪半晌也不见谢黎墨回屋,便起身走到院子中,来到谢黎墨身边,问道:“黎墨,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