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几人疼的在地上哀嚎,也不断求饶。

  她们是真的没想到,刚刚那个女人太厉害了,打的她们疼的都坐不起来。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们心里也开始惊悚害怕了起来。

  谢少这是不给她们活路呀

  谢黎墨听着几个人正想求饶的话,脚步一顿,淡淡的扫了她们一样,冷然道:“既然你们得了二长老的好处,那就去效忠二长老吧”

  几人心中大骇,瞪大眼睛看着谢黎墨。

  “你们无需如此看我,还没什么事能逃过我的眼睛,我没将你们送去暗堂受罚,已经是仁慈了”

  说完,谢黎墨对影卫道:“还愣着做什么,将人都抬走。”

  “是”

  “谢少,谢少”

  大家反应过来,心里惊悚害怕,骇然的不能自已,他们甚至宁愿被谢少罚到暗堂,也好过没有活路。

  因为他们明白,他们现在是弃子了,谢少放弃了他们。

  谢黎墨回头又说了一句话道:“你们成功的给二长老赢得了时间,此时二长老已经离开了帝都。”

  几个人更是惊的大气也不知道喘息一下,她们这是被二长老利用了,利用完了,也是弃子了。

  反应过来的他们,才是彻底的后悔了,想求饶想磕头,想态度好点,都已经晚了。

  谢黎墨眯了眯眼睛,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

  今早接到消息赶到码头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

  他还是小看了这个二长老,不过他虽然逃了,若想回到总部也是不可能的。

  他已经下令,就让二长老死在海上吧

  云碧雪正一口一口的吃着饭,看到谢黎墨回来了,脸色立马变好。

  但是她能明显看出来谢黎墨神色的不对劲,“早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谢黎墨将外套脱了,挂在门边,洗了把手,然后坐在桌前陪云碧雪吃饭。

  “我问你呢”

  谢黎墨神色一缓,道:“没什么事,别担心。”

  云碧雪撇了撇嘴,“一看就是有什么事,你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谢黎墨不告诉云碧雪,也是怕她多想,免的她自己责怪自己。

  “别多想。”

  云碧雪给谢黎墨的碗里布上菜,犹豫了下道:“黎墨,我看到你书房来自总部的文件了,那里面写着什么呀”

  “是寻找二长老的消息。”

  “啊总部不知道二长老在我们帝都”

  谢黎墨喝了口汤,摇头,“总部并不知道,二长老私自来这里,算是违反了总部的规定,他是不会说的。”

  云碧雪微微有些惊讶,“为什么不能来a国”

  “长老院不能参与a国的事情,这是历来的规定,否则若是让长老院参与了,继承人的势力就会被削弱。”

  “奥,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

  “好好吃饭吧”

  “恩。”

  吃完饭,谢黎墨交代大家照顾好云碧雪,便又匆忙离开了。

  而上午的时候,云冬回来,兴奋的告诉云碧雪,昨晚夏君炎舞住院了。

  “大小姐,谁让这个公主算计你的,哈哈,这下子她自己气的住院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