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指了指自己心口,“一直在这里记着,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们一起怀念想着她。”

  谢黎墨紧紧的抱着云碧雪,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却泛起一层层温暖的涟漪,让他心怀轻荡。

  云碧雪学着谢黎墨以前安抚她的动作,也拍着他的后背,道:“我们是一家人呀,你要心情好点。”

  谢黎墨轻轻一笑,摸了摸云碧雪的头发,一切尽在不言中。

  晚上吃完饭,云碧雪靠在谢黎墨的怀里,怎么也睡不着。

  她就在想自己和王千瑾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天爷爷也说了,一时半会说不清,以后她会知道。

  可是她真的心中好奇,有太多的疑惑藏在心里。

  为了不让谢黎墨跟着操心,云碧雪没将心中的这些疑惑告诉他。

  而且为了让他休息好,云碧雪也尽量不乱动,装作自己在睡觉。

  可是谢黎墨是谁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怎么会不了解她的心思。

  谢黎墨用手支着头,侧身看着云碧雪,轻轻把玩她一缕发丝,道:“睡不着”

  云碧雪赶忙翻身,看着谢黎墨,“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谢黎墨轻笑,“光听呼吸就能听出来。”

  “真神”

  谢黎墨挑了挑眉心,幽幽道:“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若是连你睡没睡都不知道,你该说我不关心你了。”

  “我才不会说你的,我是不是影响你睡觉了”

  谢黎墨眸光闪了闪,深深的锁住云碧雪的眸光,看着她清丽的容颜,低头忍不住吻了上去。

  “唔睡觉”在谢黎墨靠过来的时候,云碧雪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在她气喘吁吁的时候,谢黎墨才起身放开她,“好了,不折腾你了,睡觉。”

  眼看谢黎墨真要睡觉,云碧雪拉了拉他的胳膊道:“黎墨,我跟你说件事。”

  谢黎墨转头看着云碧雪,好脾气的道:“恩,你说。”

  看着谢黎墨耐性十足的样子,云碧雪咬了咬唇瓣道:“黎墨,妹妹的死让爱她的人都很难过,包括夜家的那个人,夜家的人应该是恨谢氏吧”

  谢黎墨沉思了下,有些幽叹的开口道:“应该是恨的。”

  如果一个人失去最爱的人,他只能用恨意来支撑生活了,因为不愿意面对那份失去,只能用恨蒙蔽一切。

  “黎墨,你说,楚菲儿是不是夜家人早就安排好的棋子”

  “为什么这么说”

  “我觉得楚菲儿纵火死遁,然后变成乔木婉被姓夜的人所救,一切都太巧合,有巧合就说明有问题,而且我自认为没对楚菲儿做什么,她对我的恨很莫名其妙。”

  谢黎墨眼底掠过一丝幽光,道:”别多想,我已派人去查了。”

  “那个二长老还在帝都”

  谢黎墨点头,“恩,他还在,我没动他。”虽然是没动二长老,不过却困住二长老,如今的他想做什么都做不了。

  这也是以防万一。

  云碧雪点头,谢黎墨能冷静理智对待那个二长老就好,虽然她也不喜那二长老,但总归不想这个节骨眼惹麻烦。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