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这句话里蕴含着很深的含义,也就是说皇室的意见想法,以及皇室成员所说的话,对谢黎墨都造成不了影响了。

  他不会因为顾忌皇室,而给他们任何人面子。

  夏君炎黎脚步一个趔趄,他没回头,闭了闭眼睛,叹了口气。

  他知道谢黎墨对任何事情都可以宽容,唯独涉及到他夫人的事情,就极为在意。

  以前宁安市有传言,说惹谁都不能惹云碧雪,如今他也算是见识到了。

  “帝都各大豪门的事情,跟你有关吧”

  “有的跟我有关,有的跟我没关系。”

  “所有伤害过你夫人的家族和人,你都没放过”

  “你觉得安家,我没放过”

  夏君炎黎神色动了动,他确实不明白,为何谢黎墨会放过安家。

  夏君炎黎心中有很多疑惑,他转头看向谢黎墨,道:“你是谢氏的人,你要的是整个a国。”

  谢黎墨看着夏君炎黎,既然把话说到这了,他也没有否认。

  夏君炎黎哈哈的笑了笑,“那你为何要救我父王”

  谢黎墨坦然道:“因为他现在还不能死,一死,帝都就乱了,a国就乱了,但是他的生命也到了极限,我只能让他多活几个月。”

  夏君炎黎脸色瞬间一白,他僵硬的吐出几个字,“还是要谢谢你。”

  如论如何,他救自己的父王是真,哪怕这里面参杂别的意味,但是救了就是救了,他还分得清。

  而且谢黎墨也说的对,这时候若是父王突然没了,那么帝都甚至a国都会陷入一片混乱。

  毕竟继承人还没确定,而且眼下的格局,皇室中人争夺那个位置的确实不少。

  而他既然选择了出山,必然也会被牵扯其中,哪怕他不想坐那个位置,别人也不会信。

  所以他只能进不能退,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浩儿要保护。

  谢黎墨走到夏君炎黎身边,看着他道:“你不用谢我,因为我内心选中的继承人是浩儿。”

  “浩儿”

  可以说谢黎墨的话,直接让夏君炎黎震惊不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看着谢黎墨的眼神,那样的认真,一点都不像是作假。

  “你没听错,是浩儿。”谢黎墨继续在夏君炎黎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

  夏君炎黎只觉得头嗡的一声响,这样的事情他连想都不敢想。

  夏君炎黎一把抓住谢黎墨的脖颈,“他才五岁,你竟然将主意打在他的身上。”

  谢黎墨拍了拍夏君炎黎的手道:“我知道你很激动,可你有真正替浩儿想过没有,若是你不坐那个位置,浩儿会如何”

  夏君炎黎怔怔的道:“成王败寇。”

  “不错,第一我和阿雪见到浩儿的时候,他是被小朋友欺负,在哭,他为何那么喜欢云碧雪,你知道吗因为他缺失一部分母爱,你给不了他一切,那就必须让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夏君炎黎咬牙坚持道:“就算是如此,也不该给他这样的安排”

  “你怎知这样的安排就不是最好的,你难道还想让浩儿继续受委屈”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