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吴音听着公主焦急的声音,回答道:“只是黄王殿下和谢部长在一起,黄王说这件事是因为公主而引起的,若是公主出面澄清,谣言会不攻而破。”

  夏君炎舞听了后愣了下,“他真这么说的”

  “是”紧接着,吴音将当时的情形也都一五一十的给夏君炎舞汇报了一下。

  夏君炎舞轻轻拍了拍桌子,有些气馁道:“哥哥竟然坏我好事”

  夏君炎舞托着头,叹了口气,这件事让她澄清,她还真不想这样做。

  可是哥哥是当着谢黎墨的面说的,她握了握拳头,将桌子上的铅笔给掰断了。

  “谢黎墨没有什么话说”

  吴音摇了摇头。

  “他也没说来找我”

  吴音摇了摇头。

  夏君炎舞咬了咬下唇,很是生气,“好了,你先下去吧”

  “是”

  吴音这一时半会摸不透公主的心思,但她明白,公主对谢部长的心没有变。

  夏君炎舞本以为谢黎墨会生气冲动的来找她质问,只要他单独来了,她就能让他和自己的关系绑在一起。

  可惜这个谢黎墨真的是让人看不透摸不清,他是什么心思,她一点都不知道。

  为什么最初遇到他的不是她呢

  看到他对他的夫人那么好,她真的很羡慕。

  夏君炎舞也自认为自己比云碧雪好,身份也比她高贵,为何谢黎墨就不看她一眼呢

  夏君炎舞总归是不懂爱情的,当爱情来了的时候,其实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没有好和不好之分,只有那个人是不是你心里想要的。

  对谢黎墨和云碧雪来说,他们眼中只有彼此,任何人哪怕再优秀,也插不进两人的感情中。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谢黎墨和云碧雪便是如此。

  而谢黎墨在吴音离开后,一身寒气越来越浓。

  夏君炎黎是懂谢黎墨内心的感情,道:“我妹妹少不更事,望你不必怪责。”

  谢黎墨淡冷道:“我若是非要怪责呢”

  夏君炎黎愣了下,没想到谢黎墨连他的面子都不卖。

  谢黎墨淡淡道:“夏君炎黎,你的面子还不够,在我眼里,任何人都比不上我夫人的一丝安危重要,你认为她受了委屈,你们皇室的人一两句话,我就能让这件事这么过去了”

  夏君炎黎看着谢黎墨的样子,这样护短的样子,让他一惊,也让他恍惚。

  “若是炎舞能够出面澄清这件事,你是否会让这件事这么过去”

  谢黎墨眸光微动,深深的看了眼先炎黎,“我想黄王殿下或许忘了六年前的事情,所以才这么替自己妹妹说话”

  夏君炎黎一下子被谢黎墨的话堵住了,再说不出一个字替夏君炎舞说话。

  夏君炎舞神色晃了晃,六年前的事情在他脑海里还如此清晰,他心跟着沉了沉,道:“罢了,既然是妹妹她自己做的,我也不便插手,告辞”

  谢黎墨看着夏君炎黎的背影,出声道:“夏君炎黎,当初,我的夫人去求你的时候,你并未应声,从那时候起,你们皇室之声,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