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面对谢黎墨冰冷的问话,吴音有一种转头就走的冲动。

  她抬头看了看黄王,发现黄王殿下正意味不明的看着她,她真怕坏了公主的事。

  也不知道现在要说还是不说。

  可是要是不说,就让谢部长走了,更完不成公主交代的事情了。

  看着此人犹犹豫豫的样子,谢黎墨神色冷了冷,绝艳的眼中闪过幽寒的光芒。

  吴音只觉得头顶冰凉的,嗖嗖的,脊背都生了寒气。

  突然觉得,这个谢部长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平和,就这一身的气势,就不是她们能抵挡的。

  她想,被谢部长爱上的人一定很幸福,若是谢部长能爱上公主,那么公主一定很幸福。

  可惜,谢部长的心思都在他的夫人身上。

  她跟着公主看了好几天,以前那会谢部长每天下午都会陪着他的夫人散步,那一举一动都透着浓浓的关怀。

  她就是在那时候看到了谢部长的绝艳温和。

  此时她才意识到,那样的谢部长也只有在他夫人面前才能体现,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幽冷疏离的样子。

  黄王夏君炎黎看着吴音这个样子,再看了下谢黎墨,神色一变,道:“有什么话就说,吞吞吐吐的,难道我在这里,还不能说了”

  吴音赶忙道:“不是的,黄王殿下。”

  “那就说”

  “是,是,是这样的,今公主得知谢少夫人住了院,想去探望,却被告知谢少夫人已经出院回家了,公主便在库房里找了两件珍贵补品去探望,被谢少夫人拒了。”

  说到这里,吴音都能感觉到谢部长身上的寒气越发浓烈了,她不知为何,有些抵挡不了这种寒气,额头不由自主的沁出了冷汗。

  谢黎墨眼底掠过一丝幽寒的光芒,对他来说,他并不希望在这个街固然,有任何人去探望自己的夫人。

  而且他也不认为夏君炎舞只是单纯的去看云碧雪,一个皇室公主,去看不是帝都豪门出身的云碧雪,从哪里都说不通。

  他淡淡道:“继续说下去。”

  “是,是这样的,因为这个,现在网上闹的挺火的,有些话语对谢少夫人不太有利,有些对公主的言论也不太好”

  谢黎墨嘴角淡淡勾起,看了眼吴音,道:“是公主让你来说的”

  吴音没想到谢部长会问这样的话,她一时半会还真不知如何回答。

  谢黎墨幽寒的道:“如果这件事是因公主引起的,那么我想公主有责任将这件事给平息下去,你来告诉我,是为何”

  吴音感觉到一股威压,总觉得在这位谢部长面前,什么都能看透。

  夏君炎黎警告的看了眼吴音,道:“这件事因炎舞而起,若是炎舞能出面澄清,谣言自然不攻而破。”

  吴音不明白,黄王为何要帮助谢部长,但她一个下人,也只能领命回去了。

  当夏君炎舞光看到吴音,并没看到谢黎墨时,有些失望。

  夏君炎舞看着吴音,怀疑的问道:“你真的跟他说了”

  吴音恭敬的点头,“说了,只是”

  “只是什么”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