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夏君炎舞听着,一叹道:“吴音,你是向着我,才这样说,但是全国人民会怎么想呢”

  吴音是皇室的影卫,没有所谓的是非,只有忠心,她看着公主忧愁的样子,劝道:“只要谢部长愿意,全国的风向自然是倒向你的,公主,在爱情中,用点手段,那叫善意的手段。”

  “是这样吗”夏君炎舞也是恍惚的。

  此时的夏君炎舞并不知道,去抢夺爱情,只会让她更痛苦,而且真正的爱情是她抢夺不来的。

  谢黎墨和云碧雪之间的感情,不是第三个人能插进去的。

  而此时,云碧雪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大雨,心情反而很平静。

  她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刚刚雨中的场景,安夜轩

  他看起来正常了许多。

  云冬将热甜点拿了过来,放在小茶桌上,也顺着云碧雪的目光看了看窗外,“大小姐,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还真没什么好看的。”

  “下雨天挺好的,让人心静。”

  “可是下雨天,不能出门,会耽误很多事情。”

  云碧雪看了她一眼道:“很多地方,尤其农家,还是需要雨水的,风调雨顺,才能有个好丰收。”

  “奥,大小姐,我觉得今天的那个安夜轩很奇怪。”

  云碧雪眨了下眼睛,看向云冬道:“你也觉得他很奇怪”

  “跟以前见过的他不一样,以前总觉得是个神经病,现在觉得是从神经病医院出来的,正常点了,估计治疗治的。”

  云碧雪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还真是被云冬的话给逗笑了。

  笑了会,云碧雪笑意敛了起来,叹道:“安夜轩看样子是真的中了巫邪之气,如今可能好了。”

  “大小姐,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等事情,原来世界上还真有。”

  “恩,我以前也不相信,不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也是谢十六发现的,以前只以为他是爱楚菲儿爱的有些不正常,如今看来,事情或许不是那样。”

  云冬听着云碧雪感慨的话,好奇的问道:“大小姐,你还记得他的好”

  云碧雪坚定的摇头道:“他如何,都跟我没关系,不过就算是他中了巫邪之气,但是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是事实,我对他没任何怜悯之情,我们只有仇。”

  “大小姐,你这样是最好了,恩怨分明,冷静果决。”

  云碧雪温婉一笑道:“我在黎墨面前,容易感情用事,不理智。”

  “这是正常的呀,要是你在谢少面前还理智,那就不叫感情了。”

  “小丫头也懂爱情了,很不错。”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空,别墅上空响起直升飞机的声音,云碧雪一惊,赶快站起来,就要朝院子走去。

  刚刚一直心神不宁,打电话给谢黎墨,他说马上就到,她猜测应该是做的直升飞机。

  云冬想阻止,可看着云碧雪脸上那灿烂的笑容,知道可能是谢少,遂明白,阻拦也没用。

  云碧雪跑到院子中,云冬在她头上打着伞,当她看到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的谢黎墨时,眸光都亮了,闪闪动人。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