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看着夏君炎舞脸上的笑容,也未有多余的表情,他眉心一动,淡淡道:“下这么大的雨,公主殿下是如何来的”

  被谢黎墨这样一问,夏君炎舞还真是有些懵了。

  谢黎墨勾唇一笑,“既然公主能来,那我也能回去,相信这点雨还是可以的。”

  看着谢黎墨的笑容,夏君炎舞都有一种闪花了眼的感觉,有一种惊艳,静静的开,却让人心颤不已。

  这一笑,仿佛敛尽天地的风华,让人再也无法忽略。

  谢黎墨并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如雪山之中的梅花,烙印在了夏君炎舞的心中。

  有一种人就是如此,哪怕你什么都不做,也会惊艳时光,让人将你刻在心里。

  而谢黎墨就是这种让人一眼便无法忽略的人。

  对夏君炎舞就是如此。

  她哪怕努力保持镇定,还是被他的笑容晃了心神,被他动人的声音乱了心扉。

  夏君炎舞几乎是怔怔的开口道:“我是做直升飞机过来的,所以大雨没对我造成影响。”

  说完后,夏君炎舞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可她面上还要保持镇定。

  谢黎墨温润道:“那公主殿下,能否将飞机借给我用一下”

  “你要去哪里,我可以一块上飞机送你过去。”

  谢黎墨淡声道:“回家,这么大的雨,我不放心自己的夫人,所以要回家看看。”

  谢黎墨对自己夫人的宠和爱,从不隐瞒,国务部熟悉的人都知道,谢部长爱妻如命,时常将自己的妻子挂在嘴边。

  晚上聚餐宴会,他能不参加就不参加,赶着回去照顾自己的夫人。

  部门内有的女同事都特别羡慕,还说顾家爱妻子的男人都是极有责任心的男子。

  所以时间长了,部门内部男女员工都对谢部长很尊敬。

  夏君炎舞听着谢黎墨的话,心里那个酸涩,云碧雪真的有那么好,好到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

  夏君炎舞不信,她总觉得爱情都是有条件的,只要拿出足够的利益诱惑甚至是威胁,总能让谢黎墨看到她的。

  但是现在,她只能压下心中的酸涩感,温和的道:“我将飞机调过来,你上去,他们自会带你回你住的地方。”

  “多谢公主殿下。”

  夏君炎舞和气的道:“无需对我客气,我作为公主,理应为大家做点什么。”

  谢黎墨眸光动了动,压根不会去想夏君炎舞话里的弯弯道道,他现在脑海里全是云碧雪的身影。

  在想,她见了正常的安夜轩,心里会如何想

  如今下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她在家心情如何

  她肯定会担心他的,所以他回家陪在她身边,她会好一些。

  最后还是在夏君炎舞的不甘中,谢黎墨坐上了直升飞机回家了。

  吴音在旁边看着公主的神色,劝道:“公主放宽心,时间长了,谢部长总会看到您的好。”

  夏君炎舞叹了口气道:“吴音,我的心思瞒不过你,不过我其实也不想伤害云碧雪。”

  “公主殿下,爱情里的人总会有受伤,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争取。”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