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的是在云碧雪耳边说着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更是撩动人的心弦。

  尤其他的声音低沉有磁性,仿佛远古琴弦一样,袅袅动听,动人心魄。

  尤其他说小妖精,这可是两人缠绵的时候,他惯常说的话。

  所以云碧雪心尖颤了好几颤,脸更红了,从耳根红到整个脸。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的脸颊,红润的如苹果一样,特别诱人,还真想让人上去咬一口。

  他的阿雪总觉得现在不好看,可是只有他知道,她现在是极美的,全身都散发着一种美丽的光芒。

  而且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皮肤也极好。

  每次触碰,都如同丝绸一样从手中滑过。

  待云碧雪抬头的时候,对上谢黎墨暗幽灼灼的的视线,她心漏跳了一拍,自然明白谢黎墨这个眼神意味着什么。

  她赶快起身,咳嗽一声道:“那个,我有点困了,去睡觉。”

  谢黎墨看着起身往卧室走的云碧雪,哑然失笑。

  走了一半,云碧雪想起一件事,回头道:“对了,黎墨,当初我们从x国回a国的时候,有一辆飞机爆炸,若不是我们两个买的那张机票,那飞机估计也不会爆炸。”

  “回来不是就跟你说了吗涉事的相关豪门,都被取缔了,被审问的审问,被抓的抓,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

  谢黎墨内心幽叹,过去这么久,自己夫人还记得这件事,他是真不希望她操心这么多事。

  云碧雪凝神蹙了蹙眉,“不是的,黎墨,我觉得光几个豪门还不敢那样做吧公然在他国对飞机动手。”

  谢黎墨解释道:“他们的手伸的很长,插入了x国的航空机场,不过我们离开后,段炎昊将机场所有人都上到下都换了。”

  云碧雪惊异不已,“从上到下都换了这个段炎昊也太大手笔了”

  谢黎墨一笑道:“你是他夫人最好的朋友,也是家人,他要不大手笔,白瑶瑶铁定会跑回你身边。”

  云碧雪甜暖一笑,“说的也是。”白瑶瑶还真能做出来。

  “不对,那他从上到下换人,不得耽误机场的运作”

  谢黎墨清润的道:“你还是小看他了,连夜换人,第二天机场所有工作都不耽搁。”

  云碧雪砸吧了下嘴,好吧,她还是低估了段炎昊这位总统的能力,“只是希望瑶瑶在那边一切安好。”

  谢黎墨让云碧雪在椅子上坐下,“你要是担心她,可以看看新闻。”

  “新闻上有瑶瑶吗”

  “我是说国际新闻。”

  云碧雪眨着眼睛,疑惑的看向谢黎墨。

  谢黎墨也好脾气的解释道:“如今,白瑶瑶作为x国最高军事将领,正参加国际军事会议,准备参与国际军事部队的作战指挥。”

  云碧雪惊讶的张了张嘴巴,她从未想到白瑶瑶会走到如此高的一步,再看看自己,云碧雪突然有些颓然。

  “黎墨,等我生下孩子后,我不能再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了。”

  谢黎墨答应道:“好,到时候,你想做什么,我都不拦你,还会支持你。”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