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潋滟醉人的光波,撇了撇嘴道:“你都能猜出我的心思,没意思。”

  “那你希望我解释”

  云碧雪嗔怪的瞪了眼谢黎墨,推他的身子,“你还不快去洗洗。”

  谢黎墨低头在云碧雪额头上一吻道:“今天是我的错,阿雪等一会,一会就好。”

  说着,谢黎墨起身去了浴室。

  云碧雪坐在沙发上,一个人有些出神发呆。

  她想着,谢黎墨工作的地方是政要国务部,他是部长,单独办公室,是不会有香水味的。

  那么肯定是有人在办公走廊或者别的地方喷洒了浓烈的香水。

  以前没闻到,偏偏今天闻到了。

  若是她跟普通女子一样,要不就是暗自赌气吃醋,和谢黎墨闹矛盾闹脾气。

  要不就是怀疑他,两个人因为信任的问题吵架

  总归,无论哪一种都对夫妻的感情不好。

  对方或许也没想到,她会如此信任谢黎墨,都毫不怀疑吧

  其实她和谢黎墨经历那么多,又怎会因为这点香水味而产生芥蒂呢

  对方白白浪费了这一份心思,也不知道她会如何想。

  而在她说出有香水味道的时候,谢黎墨神色淡然平静,也是没有任何慌乱可言,可见他心里对她也是坦诚的。

  不过云碧雪能怀疑的人也只有夏君炎舞,因为只有她敢如此做,别的女人估计还没这个胆量。

  毕竟帝都豪门发生的那些事情,或多或少都跟她云碧雪有关,她自认为自己的名声跟夜叉想联系起来。

  那些女人想活命,躲她还来不及,怎会主动招惹她呢

  所以毫无疑问,这个人应该就是夏君炎舞。

  待谢黎墨洗完澡,出来后,就看到云碧雪坐在沙发上,拖着脑袋,也不知在想什么。

  谢黎墨内心叹了口气,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这香水味怎么弄到自己身上了。

  他也真没接触女人,就连部门助理,他也是用的男助理,若说可能沾上香水味的地方,那应该是会议室。

  谢黎墨仔细回想起来,今天的会议室多了几盆花,花香弥漫,是有点异样,原来不是真的花香,估计是喷了香水。

  有的香水是不沾衣物的,但有的香水却是沾上衣服,就浓郁的不会散去。

  谢黎墨眸光暗了暗,神色微冷,不过在走向云碧雪的时候,神色变的暖柔起来。

  “在想什么”

  云碧雪冷不丁抬头,看着一身清爽的谢黎墨,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她家谢先生穿居家休闲服也是这样的绝艳动人。

  “没想什么,就是在想,我家谢先生洗出来后,是白白净净的。”

  谢黎墨刮了下她的鼻子道:“调皮,你说的跟猪一样。”

  “等我把谢先生养的白白胖胖就是猪了。”

  说完,云碧雪又一叹,“不过,我发现,怎么让你吃,都不胖呢”

  谢黎墨就是那种衣服架子,而且吃饭饮食都不会影响他的身形和体重,一度让云碧雪很是妒忌。

  谢黎墨轻笑出声,胸膛一震,看着她郁闷的神色,道:“阿雪,才应该养的白白胖胖。”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