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低头看了看她的肚子,道:“别乱动,你就算是十个月的身子,我也能抱动。”

  云碧雪笑了一下,“是我小看了我们家谢先生。”

  她的身子,她自己看了,就觉得很重,所以看到谢黎墨将她打横抱起,她还是蛮吃惊的。

  “你放我下来吧”

  “不睡觉了”

  “在沙发上睡了这么久,不困了。”其实主要是他不在家,她很无聊,他既然回来了,她就不觉得有什么无聊了。

  “好”谢黎墨轻轻将云碧雪放下。

  云碧雪站好后,便跟着谢黎墨进了书房,他在忙碌,她就在一边看着。

  也将自己今天在新闻上看到的事情都跟他说了。

  谢黎墨一直认真又耐心的听着她说的话,摸了摸她的头道:“恩,如今我的夫人越来越厉害了。”

  “黎墨,你一直都这样摸着我的头,感觉像哄着小姑娘一样。”

  “你就是我的小姑娘。”

  谢黎墨的眸光温润柔暖,他知道,云碧雪在一两年前,话很少,性子比较安静,她也就在自己面前,会将内心的话都说出来。

  所以他也喜欢听,每天回家,听她说一天的事情,哪怕再小再细微,就算是每天都重复一样,他也喜欢听,为此乐此不彼。

  若是哪天她不说了,他还会不习惯,还会乱猜测,是不是她不愿意跟他说了

  所以人的心情很奇妙,他只知道,她比自己都重要。

  时间一晃也就进入了九月份。

  空气中也明显有了凉意,早晨谢黎墨出门的时候,她也会给他带一个薄外套。

  在傍晚的时候,她也会坐在窗边,看着他归来。

  日子就这样平静安和,谢黎墨为她遮挡了一切的风霜,她可以安心养胎。

  用不了两个月,她想,自己就可以见到孩子了。

  安夜轩也在十多天后,身体才恢复好,不过整个人看起来清瘦了许多,但是状态好点了。

  他出院的时候,对谢十六说了这样一句话,“菲儿,我知道当初自己错了。”

  “奥你错在哪里”

  “错在对女子的偏执和仇恨上。”

  谢十六暗自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其实她平日是不把安夜轩当正常人的。

  安夜轩看着谢十六的背影,眸光闪了闪,未再说什么,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当记者采访安夜轩的时候,他闭口没提那天被打的事情,哪怕被追问。

  安夜轩也未说出那个打他的人是秦淮翎。

  对于这一切,谢十六觉得安夜轩很反常,总觉得这一次安夜轩住院后,变了许多。

  谢十六脸色微变,看着安夜轩,犹豫了下,问道:“夜轩,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

  安夜轩看着医院外面的树木,眸光怔怔的道:“菲儿,你是不是很厌恶我”

  谢十六心里大惊,面上不用生色的反问,“夜轩,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她在想,安夜轩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毕竟她平日也没怎么掩饰,而且还经常折腾安夜轩,隔三差五的都让他住个院什么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