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想了很久,也没怎么理清头绪。

  谢黎墨从厨房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云碧雪还在想事情,他摸了摸她的头,“别想了,我让人去查了,恩”

  云碧雪抬头对谢黎墨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在想”

  谢黎墨指了指云碧雪的脸,“你想什么都能在脸上显示出来,心思很好猜。”

  云碧雪撇了下嘴,道:“那我在你面前就是很透明了,连点心思都藏不住。”

  谢黎墨在沙发上坐下,拉过云碧雪,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道:“你是我的夫人,藏不住心思才好,要是你真对我藏着心思,我该着急了。”

  “那外人应该看不出我的心思。”

  “恩,只有我能看出来。”谢黎墨看着云碧雪温婉的神色,总是忍不住想亲近她。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瓣,闻着奶香味,心神一荡,忍不住撬开她的唇瓣,舌头长驱直入,品尝她的芬芳和甘甜。

  在云碧雪气喘吁吁的时候,谢黎墨才放开她。

  云碧雪娇柔的看着谢黎墨,眉眼如丝,低头看了看自己,“我这么沉,坐在你腿上,你不累吗”

  谢黎墨温柔的轻抚她的头发,“不累,你再沉,我也能抱得动。

  谢黎墨的一句话就能让云碧雪心里泛起甜意。

  不过当谢黎墨低头的时候,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云碧雪的胸口时,绝艳的眼中泛起幽深暗沉的光芒。

  云碧雪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抬头对上谢黎墨的眼神,再顺着他的目光一低头,就看到自己胸前的风景。

  云碧雪脸一红,立马条件反射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前,脸都火烫起来,不敢看谢黎墨的眼睛。

  谢黎墨眸光潋滟的看着云碧雪,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阿雪,你知道的,我哪怕不看,也知道你的任何地方,我很满意。”

  谢黎墨呵气如兰的在耳边,云碧雪全身如电流涌过,一颤。

  她如今身子本就敏感,被谢黎墨这样一弄,全身就跟水一样。

  谢黎墨吻了吻她的脸颊,算是安抚。

  云碧雪也知道谢黎墨刚刚话中的含义,虽然老夫老妻了,坦诚相对,缠绵无数次,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害羞。

  有时候他逗一逗,她脸皮就薄了。

  当然,害羞的这种心情也只有在谢黎墨面前才会有。

  谢黎墨欣赏着自己夫人的表情,这样的她极美,哪怕她怀着孕,他依然觉得她如少女般清纯美丽。

  无论在外人眼中,她如何,她在他心中总归是好的。

  云碧雪觉得自己再被他看下去,自己脸上就着火了,现在都特别烫。

  云碧雪道:“那个,我去洗手间”

  说完,云碧雪起身,朝洗手间走去,都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要不是肚子大,她真的会跑进洗手间去。

  进了洗手间,云碧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真的就跟火烧云一样。

  谢黎墨靠在沙发上,摇了摇头,双腿交叠,眉目含暖。

  对他来说,她的每一个表情都极为宝贵。

  不过想到最近忙碌的一些事情,谢黎墨脸上的温度便降了下来。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