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张了张嘴,看着安夜轩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她想,或许这些都是谢十六的功劳。

  不过看着这样的安夜轩,云碧雪心情很平淡,仿佛就是一个陌生人。

  谢黎墨给云碧雪倒了杯牛奶,也随之看了下新闻,清润道:“能解气”

  云碧雪点头,“是挺解气的,不过现在看他就跟看陌生人一样,甚至都有些讨厌看安夜轩。”

  “是不是很怀疑自己的眼光”

  云碧雪猛然转头,看向谢黎墨,捧着他,亲了一下,“我才不怀疑,你就是很好。”

  说到这里,云碧雪眉眼都是弯弯含笑的。

  谢黎墨有时候很喜欢看云碧雪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很灵动,仿佛会说话一样。

  他摸了摸她的头,“赶快把牛奶喝了吧”

  反应过来,云碧雪问道:“你怎么说我怀疑自己的眼光”

  “我是说,你难道不怀疑自己大一的眼光”

  云碧雪这才恍然,他问的是安夜轩。

  她好好的想了想,然后缓缓开口道:“那时候安夜轩很正常,很阳光,我也不知道他以后会变成那个样子,几乎都不认识了,不过我也怀疑过自己,当初怎么就觉得他还可以,其实当时,他是真的帮助过我。”

  看着谢黎墨幽深的眼神,云碧雪赶快拉住他的手,保证道:“真的没什么,我唯一感激他的就是,是他插手,让我没办法的时候,遇到了你,然后第一次鼓起勇气跟你求婚,然后就跟你在一起了。”

  云碧雪一直都觉得,自己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她选择了谢黎墨。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不用跟我解释,我只是想确定一件事。”

  “什么事”

  “你有没有想过,他会是因为中了邪气而如此”

  云碧雪愣了下,睁大眼睛,睫毛跟着颤了颤,她因为这句话想了许多,“这世界上会有邪气一说”

  谢黎墨点头,“不好说。”他现在还没查出具体的原因,所以他也不会冒然下论断。

  “不过你这样一说,我觉得就想通了,因为他在一开始的时候真的很正常,说实话,很阳光也乐于助人,思维也是正常的,没有这么偏激。”

  “恩。”

  “不过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对他有一点的意见和想法,反正安夜轩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的。”

  谢黎墨对云碧雪露出一个安抚温柔的笑容,“我知道了,夫人,还不喝牛奶,待会就凉了。”

  云碧雪不再说话,而是拿着杯子一口一口的喝着牛奶,心里却有些不平静,邪气

  她还是第一次听这个说法。

  待云碧雪喝完牛奶,还在沉思着。

  谢黎墨看她嘴边的牛奶,伸手轻轻给她擦去,然后拿过牛奶杯,放进厨房。

  云碧雪回神后,脸色有些凝重,突然觉得楚菲儿超乎了她的想象,可能真的没那么简单,还好,当初她让楚菲儿活着,没让苗子芙动手,要是真让楚菲儿在f国死了,安夜轩这边的线索有可能就断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