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有医生和护士过来查房,看到这一幕,各种羡慕呀

  医生过来给云碧雪查了下身体,确定没什么问题,开始给她打吊瓶。

  看着那针扎在云碧雪手背上,谢黎墨看着心都疼了起来。

  云碧雪用另一只手捂着谢黎墨的眼睛,“你还是别看了。”

  说着,云碧雪用被子将打吊瓶的手稍微盖住了,这样谢黎墨看不到针头,应该就不会露出那样心疼的眼神。

  其实他露出那样的眼神,她也会自责,会自责自己让他心疼了。

  待医生和护士们离开后,谢黎墨捧过云碧雪的头,吻了吻她的唇瓣,“真是让我不省心。”

  云碧雪撇嘴可怜道:“我想让你省心的,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谢黎墨吻了吻她的眼睛,“只要没事了,我就放心了,肚子不再疼了吧”

  “恩,他很乖的,说来也奇怪,你说什么,他好像都能听懂。”云碧雪说起来,眼中就闪着满满的光芒,是一种无比的骄傲。

  谢黎墨一笑,“还没出生,就觉得孩子最好了”

  “恩,我的宝宝,一定很聪明。”如今说起宝宝来,云碧雪总会想起梦中的那个男孩,她的心就会特别柔软特别美丽。

  她心中想着,还有四个多月,就可以见到了。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门突然被悄悄的打开。

  云碧雪抬头一看,就见门口处站着一个人,因为披着雨衣,身上还在滴答滴答的流水,雨衣的帽子盖着,看不太清容貌,隐约通过头发看出来是个女子。

  女子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云碧雪,全身激动的轻颤,眼睛也开始冒泪光。

  云碧雪心跟着一颤,好熟悉的眼神,可是她不敢想,也不敢认

  水芊芊立马将雨衣脱下,一把摸了下自己脸上的雨水,露出容貌来。

  虽然跟以前不太一样,但是云碧雪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她震惊着,一只手轻抖着伸手,“水水,是你吗”当年大一时,宿舍里有叶水,她平日带着她,就跟带着自己妹妹一样,也是一种情感的寄托。

  可是后来还不到大一毕业的时候,便听说她落水身亡了,那时候她天天哭,难受了许久。

  也是因为这件事,她自责痛苦了一阵,然后安夜轩便和楚菲儿在一起了。

  后来才知道,楚菲儿暗中造谣,说是她害的叶水。

  她不屑于解释,难过了很久,对什么都提不太起精神来。

  或许也是叶水没了,苗子芙也觉得跟她有关,然后也不知为什么被楚菲儿蛊惑带坏了。

  如今想起这些来,她觉得挺平淡的,唯一激动的就是她的叶水还活着,还活着。

  水芊芊当初在a国化名就是叶水,她看到碧雪还记得她,心中一股温暖和感动涌上来,忍不住哭了出来。

  “碧雪姐,是我,对不起,但年我离开也是迫不得已。”水芊芊走上前去。

  她其实来的时候,很忐忑很担心,怕看到碧雪姐眼中排斥不喜的光芒,可是哪怕这样,她也迫不及待的想见她。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