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水芊芊一听,就知道是容瑾,她眉心动了动,头也不回的道:“什么事”

  她知道,容瑾每次来,就是有什么事跟她汇报,若非有事,他也不会来的。

  这些年,她也习惯了这样,两人不远不近的相处着,她看不透他的心思,只是坐着女王的位置,坐吃等死。

  “今日一架来自x国的飞机,在经过我国航空领域,因为飞机上的孕妇突然发生身体不适,危险情况下,迫降在我国东珠机场”

  容瑾平静的叙述着,也不知道水芊芊听进去没有。

  在他还没说完的时候,水芊芊神色一动,转头问道:“那名孕妇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无大碍,现已在中蓝医院高级护理病房,我们跟x国已取得联系,对方是来自a国的朋友,对我国并无任何威胁。”

  “恩。”水芊芊唯一关心的就是那名孕妇的安危,至于国家安全政局安危的事情,相信有容瑾,她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水芊芊没有意识到,其实她从骨子里已经潜移默化的信任容瑾,依赖容瑾。

  觉得国家有他在,就什么事都没有,她可以继续当她的闲散女王,不问政事。

  容瑾看着水芊芊不感兴趣,也不在意的样子,淡淡道:“女王陛下,这是资料,你可以看下。”

  “恩,放那吧,我知道了。”

  水芊芊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迎着风,期待着下雨天的到来。

  容瑾自始至终也是平静如水,没有任何波动,他将资料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开。

  过了没多会,天空便刮起了大风,雨滴也开始往下落。

  水芊芊看着大雨,听着风声,嘴角露出一丝的笑意,任由风吹着雨打在脸上,让她觉得清爽无比,就连空气中的湿气,她也愿意闻。

  因为水芊芊开着窗户,狂风卷进屋子,将桌子上的一些资料也吹到了地上,吹乱了。

  水芊芊看着脚边的纸,捡起来想收起,可当她不经意间扫过纸张的信息时,手一哆嗦。

  她瞪大眼睛,使劲的看,飞机上承载着的人物

  看到了云碧雪,确定是云碧雪三个字,水芊芊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了出来。手抖着捏着纸张,仔细看仔细看

  水芊芊都快将纸看出一个洞来,最后高兴的笑起来。

  她激动的拿着纸张转着圈,一边转一边笑。

  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想到几年前,在大学一个宿舍的时光,她就特别怀念。

  那时候她也在a国宁安市上大学,和云碧雪正好一个宿舍,因为那时候她是被破离开国的,在异国他乡,什么都没有,靠着自己挣学费,努力生存。

  那时候她性子孤僻,不喜跟人交流,穿的也不太好,再加上她脸上有胎记很难看,很多人见了她都躲的远远的。

  她至今也记得那些人嘲讽鄙夷的目光,只有云碧雪对她特别照顾,关心她爱护她,因为她年纪比大家都小,云碧雪说她把自己当妹妹。

  在云碧雪身上,她是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被照顾的感觉,什么是被人关怀的感觉。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