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听着谢黎墨安抚的话,云碧雪的心也无法平静,突然她全身一阵难受,肚子也开始有些疼。

  她努力想控制情绪,可是怎么都控制不好,身体也越来越难受。

  云碧雪脸色很白,条件反射的紧紧抓住谢黎墨的手,“黎墨,怎么办很难受”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这个样子,脸色大变,饶是再镇定,此时也慌乱不已。

  “阿雪,你你怎么难受,告诉我”看着云碧雪脸色发白,额头出汗的样子,谢黎墨疼的心都快窒息了。

  遇到任何事情都淡定从容的人,只有面对云碧雪的时候,脑子也跟着空白乱了起来。

  云碧雪大口大口的喘息,额头上的汗不断的冒出,脸色苍白的可怕。

  谢黎墨觉得心都抖了起来,抓着云碧雪的手,眼圈都红了。

  云碧雪这是第一次看到谢黎墨呆愣愣的样子,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她喘息着大声道:“黎墨,你傻了,快,医生。”

  “对,对,医生。”

  反应过来的谢黎墨,已经语无伦次了,赶快叫来在后面舱待着的医护团队。

  云碧雪手捂着肚子,不断的安抚:“宝宝,听话,乖乖的,会没事的”

  即使云碧雪强撑着身子,也用手温柔的轻抚肚子,试图安抚乱踢的宝宝。

  或许真听到了她的话,肚子平静了许多。

  这次为了避免被盯上,大多的医护人员是跟着乔装的那两人上了飞机,而这座飞机只有两个护理人员。

  她们采取紧急措施,帮助云碧雪度过危险,但是情况还是不稳。

  谢黎墨只能下令,让飞机迫降。

  “谢少,飞机若是强制迫降的话,会落入不明的地方,容易引起政治上的争执,往危险了说,或许飞机还会被击落下去。”

  谢黎墨显然也知道这种情况,不明飞机落入别国机场,自然会被排斥,当成危险物的。

  谢黎墨沉思了下,下令道:“听我命令,迫降。”

  “是”

  “谢少,下面往北就是国,往南就是t国,降落在哪个国家机场”

  谢黎墨眸光一闪,当机立断道:“国。”

  “是。”

  谢黎墨紧接着安排人,穿着降落伞落入国,最好是先一步联络相关人员,确保飞机的安全。

  经过一系列紧张的布置和安排,飞机开始平稳的降落。

  谢黎墨紧紧抓着云碧雪的手,看着她守着她,脸色很僵。

  云碧雪感觉到谢黎墨手中的汗湿,她想努力笑笑,安抚一下他,可是笑起来的时候,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为了她,她的谢先生受了不少苦,她心疼他,哪怕身体再不适,云碧雪也在咬牙撑着。

  “阿雪,你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

  谢黎墨一边问着,一边用手给云碧雪将脸上的汗擦去。

  “我我没事就是可能有点累”

  说着,云碧雪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她被放在椅座上平躺,头也逐渐有些昏昏沉沉的。

  “阿雪,别睡,等会,我们就到地面了,我们马上去急救室。”谢黎墨不敢大声说,只能轻柔的晃着云碧雪的手,在她耳边呼唤着。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