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露抓着云碧雪的胳膊,“姐,那现在怎么办她还能一直不醒来吗”

  “我们跟她说说话,她或许能听到,如果听到了就愿意醒来了。”

  一听这句话,段炎昊瞬间从椅子上起来,但由于长久的坐着,腿麻了,这样一动,整个人差点就摔倒在地。

  皇逸泽在旁边赶快拉住了他,“别这么着急,别她醒了,你倒下了,我们还要参加你们的婚礼。”

  “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问题的。”

  说着,段炎昊就坐在床边,拉住白瑶瑶的手,道:“瑶瑶,你是不愿意醒来吗还是说你不愿意见到我,是不是你生我气了可是你不醒来,可知道我是多么的难过,你难道要舍弃我当初发生战争,你不顾危险找到我你在战场上拼死战斗,几次死里逃生,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可是就因为那些舆论,你不愿意醒来吗”

  说着,段炎昊的声音都透着一次苍凉。

  “瑶瑶,醒来吧若是你舍弃了我,那么我也想跟你一起沉睡”

  “瑶瑶,还记得我带你爬山吗后来我把你背回来的,当时我就想,这姑娘真轻真不错,若是一直背着也不错”

  “还记得吗你刚去军营的时候,每天晚上都刻苦训练我就在不远处看着,一直陪着你”

  “你爱吃我包的兔肉饺子我每次都喜欢带你去后山玩,因为在那里,能看到你欢快的笑容”

  “我知道你有的时候很容易走神,我知道你很多时候总会情绪低落,我看着也难过”

  “每次阴雨天,我总怕你身体不好”

  “我不想让你上战场,可你每次都去,那时候我就想,既然你这么拼命,你若是没了,我就跟你一块,反正你也是为我”

  “其实你若问我什么时候将你藏在了心里,无法割舍,我自己也不知道”

  段炎昊絮絮叨叨的说着,声音低沉却又带着一丝伤痛,让人听了,也心里发酸。

  云碧露焦急道:“瑶瑶姐,你听到了吗连我这个旁观者听了,都想流泪,你若是知道了,你就醒来,现在那些造谣的人都被绳之以法了,全国再也没有任何舆论和谣言。”

  “瑶瑶姐,我都带着皇逸泽来了,就是要参加你的婚礼,你要赶快醒来,不要耽误呀”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一直说着,白瑶瑶也没醒来。

  云碧雪知道,摔了脑袋,只要无大碍,若是在一定的刺激下,是可以醒过来的。

  但是这么世间,连她都有些不确定了。

  段炎昊后来嗓子有点哑,神色有些苍凉,他转身走出门,靠在门外,眼圈似有泪光。

  皇逸泽跟着他出去,给予无声的陪伴和安慰,“总会醒的,你说这些,她会听到的,或许用不了多久,会醒来的。”

  “是我没保护好她。”

  “她在意你,所以才会受那些舆论的刺激,就像当初,在x国,她是看军事报道的时候,无意间知道x国的事情,那时候她坚持一定要回x国。”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