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把玩着自己的小指头,硬着头皮道:“段爷爷不是说,那个山华医院比较好吗我们就去那里,好不好”

  云碧雪的心思,谢黎墨怎会看不出,她无非就是想去医院看白瑶瑶。

  在云碧雪焦急紧张总,谢黎墨开口道:“好。”

  只一个字,便让云碧雪心情大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谢黎墨无奈摇头,“这下子来精神了刚刚还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那个,不是为了看身体要紧吗”

  看着云碧雪躲闪的眼神,谢黎墨内心轻笑,不过也不揭穿她。

  此时山华医院里

  高级vip护理病房内,段炎昊一晚上没睡,就这样睁着眼睛,一直看着白瑶瑶,脑海里想着他们相识的过程,点点滴滴,都能汇聚成温暖的海阳,温润着他的心。

  可是如今她却躺在这里,他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醒,段炎昊只觉得自己心都空了。

  脑海里闪现很多场景,很多在战场上生死一刻的场景。

  那时候他就想,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白瑶瑶,在那一刻,他脑海里的人就是白瑶瑶。

  所以他知道,他无法放开她,他只想给白瑶瑶幸福。

  一夜,段炎昊的眼睛布满血红之色,可他依然坚持守着,不让任何人带他。

  当某属下来禀报事情的时候,看到就是总统这个样子,心里不免一震,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段少这个样子。

  “来了。”他一进门,段炎昊就发现了。

  “是,段少,如今网上的所有消息都被封锁肃清了,相关网站负责人也被抓,网站也关闭了。”

  “恩。”

  “段少,只是虽然网上什么都没有,但是大家私下里都在传,也都知道。”

  段炎昊脸色冰寒,如寒冬腊月一样,双手紧紧扣住椅子扶手,“暂时别管,只要将网络还有新闻媒体都给压制住,不让传播,暂时还乱不到哪里去。”

  “可是,白姑娘这样昏睡着,婚礼是不是不能按时举行老爷子的意思是,是不是可以对外公布,时间往后推迟”

  段炎昊冷抿着唇瓣,神色很冷,目光带着寒气,须臾他开口道:“不对外推迟。”

  “那白姑娘她”

  “我相信她会醒来的。”

  文野听着段少的话,知道是无法劝说的。

  “池家的事情查出来了”

  “是,这是资料。”

  段炎昊拿在手中开始看,当往下看的时候,气的手都抖了起来,池家好大的胆子,从最早就将手伸进了段家。

  尤其贺美春打的好算牌,她果然暗中做手脚,否则池娇娇也不会进部队,也不会出任务牺牲,池家也不可能从段家捞那么多好处。

  段炎昊一个用力,左手按住的扶手一下子被他给用力掰断了。

  文野在旁边看着,也是吓了一大跳,可见段少生气有多严重。

  段炎昊抬头一看床上的白瑶瑶,脸色一软,内心自责,他不该在这里动怒。

  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火,段炎昊依依不舍的看了眼白瑶瑶,然后和文野走出护理房。

  段炎昊冷声道:“将贺美春和池佳佳所做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传到网上,然后雇佣水军在下面热议。”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