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率先开口道:“众所周知,白瑶瑶才是未来总统夫人,据我所知,白瑶瑶的父亲早已逝去,你有为何说出准女婿这种话。”

  云碧露也比划着拳头道:“快说,说不好,小心我的拳头。”

  段老爷子叹道:“这事我来说吧,以前段家和池家有联姻,就是炎昊和池家的女儿池娇娇不过池娇娇那孩子十来岁的时候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这事便做不得准,后来炎昊这孩子遇到了瑶瑶女娃子,便定了心”

  段老爷子说的比较简单,但也说出了重点。

  云碧露嗤笑一声,对池父道:“你也真是不害臊,拿这个要挟段家,忒不要脸了。”

  被一个后辈女娃娃这样嗤笑怒骂的,他一张脸确实挂不住,要不是女儿和家里那位一直撺掇着,他也不会这样丢人。

  云碧露觉得段家人看在曾经的情分上,没有对池家做什么,但是她和段家没什么关系,她做什么都不用考量后果的。

  所以,云碧露,还是一拳头打在池父脸上,让他连话都说不出,直接晕了过去。

  免的他再说出什么话,让大家心情都不好。

  最后,段老爷子叹了口气,疲惫的让人将三人都抬走,而他也累的回房休息了。

  云碧露看着自己姐姐脸色不太好的样子,也不敢去问多了事情,只催促姐姐赶快回房休息。

  不过她悄悄的问谢黎墨到底怎么回事。

  谢黎墨没瞒云碧露和皇逸泽,将事情都说了。

  云碧露脸色可是大惊,连忙上网看新闻。

  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什么来。

  云碧露疑惑的道:“不对呀,姐夫,网上什么都没有呢怎么搜总统夫人,也是说瑶瑶姐和总统怎么相遇相知相爱的,一起共同进退杀敌,全是歌功颂德的话。”

  谢黎墨眸光一幽,看了看新闻,神色微凝,略微一思忖,道:“看样子,是压下去了,他的动作挺快的。”

  “谁的动作”

  皇逸泽敲了下她的额头,“笨,还能是谁,段炎昊,除了他,谁有这个权利,短短一夜间将网站所有的消息都压下去”

  “说的也是,可以看出他对瑶瑶姐是真心的,皇逸泽,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吧反正等着也着急。”

  谢黎墨看了眼皇逸泽,对他点了点头,然后清润道:“你们去也好,我现在要顾着阿雪的身子,一时半会没法离开,你们帮我去看看,回来将情况说一下,阿雪也能放心。”

  接下来,云碧露要了医院的地址,便和皇逸泽一起去看。

  而谢黎墨便守着云碧雪,她的身子经不住折腾,他是最清楚的,如今看着她连睡梦中都蹙着眉心,眉心泛着疼惜的光泽,伸出手,轻轻的为她抚平眉心。

  他拿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一吻,叹道:“该拿你怎么办”

  他知道,怀着孕,她也极为辛苦,他能做的就是好好守着她。

  最近她也挺嗜睡,但是自从来了x国,她还真没好好休息过,他觉得自己最近做的很不称职。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