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不过用段馨雅的话说,段炎昊和白瑶瑶的婚礼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了,以现在的状况,白瑶瑶还在住院,不知道具体哪天醒来,还是等两人醒来,再定时间。

  这也是她跟段炎昊商量后的决定,段老爷子也同意。

  至于网上那件事,段馨雅只说段炎昊已经安排好解决办法了,让家人都不必担心。

  具体什么办法什么措施,段馨雅没说,怕段老爷子接受不了段炎昊那种狠辣血腥的方式。

  段老爷子沉思道:“但是推迟的话,对外还是要明后天公布的好,要是我们现在就对外发布,会让人胡乱猜测咱们段家的态度。”

  段馨雅一想也是,会让人以为段家嫌弃白瑶瑶呢

  反正她们就是认准白瑶瑶这个媳妇,无论闹的多大,都不会改变什么。

  第二天一早,云碧雪醒来的时候,回神了,护着自己的肚子。

  谢黎墨在云碧雪一动,就醒了,“孩子没事,很健康很好,白瑶瑶也没事了,你别担心。”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的话,才松了口气,她疑惑的看向谢黎墨,还是焦急的问道:“可是网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中生有,段炎昊会解决的,你不要担心,你就想,当初在宁安市的时候,不也有人用媒体中伤你吗后来一样的平息了,而且段炎昊是总统,他有绝对的权利和权威。”

  “恩。”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发道:“昨天,你吓着我了,带你来的时候,你答应我,照顾好自己,不会让我担心的,可是你看看,还没多长时间,就让我操心了。”

  云碧雪心里泛起自责和内疚,她伸出手,轻轻的为谢黎墨揉眉心和脑穴,试图让他轻松一些。

  谢黎墨一把抓住她的手道:“我没事,不要担心。”

  “黎墨,你说我是不是太没用”

  “别这么说自己,你很好,在我心里很好,昨夜的事情也不是你能控制的,人的情绪若是自己能控制住,也就没感情了。”

  “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可是,黎墨,我心疼你。”云碧雪心里真的不太舒服,她太疼谢黎墨了,可是又觉的自己做的太少,所以她会忍不住自责心里难过。

  谢黎墨抓着云碧雪的手,放在嘴边一吻,“我知道,阿雪很好,只要你安安全全的,我就不担心。”

  别人不懂阿雪的好,他懂,因为她也一直在付出,一直在努力让他少操心。

  其实是他关心则乱。

  第二天一早,皇逸泽和云碧露便到了段家别墅外。

  云碧露激动道:“皇逸泽,我们到了,啊啊,好激动,待会就能见到姐姐和瑶瑶姐了,哈哈,我们三个又能在一起了。”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这样高兴,神色也变的柔和起来,“别光顾着激动了,让人通报一下。”

  云碧露奥了一声,然后将行李给皇逸泽拿着,她走到门口处,去跟门卫说话道:“门卫大哥,你能否通报一下,那个,我是云碧露,你跟你们的总统说一声,他会知道的。”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