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看着孟心妍挑衅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果然是对孟心妍了解越深,越对苏冷寒的眼光失望。

  真不知道苏冷寒眼睛怎么长的,就这个样子,要叫她是个男的,打死也不会喜欢孟心妍。

  可偏偏苏冷寒还将她当成宝。

  再看云梦诗柔弱的样子,云碧雪气不打一处,要装白莲花也要是个技术白莲花,竟然被孟心妍这么一打击,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孟心妍看着云梦诗的样子,就觉得解气,一笑道:“冷寒,该不会是云小姐偷的冷纤妹妹的车或者是骗冷纤妹妹把车给她开,毕竟云梦诗的父亲最近忙着养情人,也是需要钱的。”

  云梦诗大吼道:“你胡说,我父亲不是这样的。”她只觉得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云碧雪一巴掌拍在云梦诗的肩膀上道:“梦诗,你是我妹妹,放心,咱们云家还不能平白被人诬陷,既然如此,那就打电话吧,快,给苏冷纤打电话,对峙一下。”

  云梦诗在云碧雪提醒下,赶忙拿起手机,就要给苏冷纤打电话。

  孟心妍脸色不太好的看着云碧雪道:“云碧雪,这是我和云梦诗的事情,我知道你放不下冷寒,所以想事事插手,可是我和冷寒已经定亲了,是我们对不起你,我们给你道歉好不好,你别怪冷寒。”

  ohygd,云碧雪不得不佩服孟心妍的厚脸皮,嗤笑一声道:“孟心妍,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放不下你的苏少我是看不惯你欺负我妹妹,人脸皮还能厚到这个程度,我也是见识了,再说,我有了黎墨,别人对我来说就是草,明白了吗”若不是孟心妍以前想对付她,处处找她不痛快,她也不会专门想办法膈应这个孟心妍。

  孟心妍委屈的低头,拉住苏冷寒的衣袖,似乎在隐忍什么,苏冷寒立马开口道:“云碧雪,就当这辆车是我买个云小姐的吧,我也不追究了,是我对不起你,你别针对心妍了。”

  不知为何,听到云碧雪说其他人对她来说就是草,他心里一阵堵的难受,脸色也有些一白,所以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谢黎墨实在是看不下去,下车来到云碧雪身边,揽住云碧雪的腰间,温柔的道:“孟二小姐,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我的夫人有我在身边,她自然是把别人当草的,你当成宝的人,我的夫人可不是,明白吗”言外之意就是,苏冷寒是你的宝,但对我夫人是草。

  谢黎墨的话最后都带着寒气,尤其扫过孟心妍的眼睛时,让她心里不由自主的一抖,这个谢少的气场太过强大,她一对上就觉得从骨子里惧怕。

  虽然说云碧雪不让他出来,可是他实在看不下去别人这样不要脸不要皮的误解自己的夫人。

  “而且孟二小姐,宁安市的所有人都知道我护短,尤其我的夫人,别人连跟毫毛都不能动,让她不开心也不行,贾家和沈家的下场,孟二小姐也是看到了,别试图来挑衅我谢某,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火还没烧完呢”谢黎墨优雅清贵的说着,但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