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水芊芊摆手让所有人都退下,她不想让人看着。

  呵呵,她看着自己的手,刚刚吃饭应该非常优雅吧

  记得刚回国的时候,她在大家眼中,是公认的很粗俗,可是曾经有个最好的朋友说,她那是真性情,可是到了这里,就成了毫无教养。

  后来,她一点点改变自己所有的习惯,变的“很淑女很优雅”.

  别人或许喜欢羡慕这个女王的位置,还跟第一美男左相容瑾有婚约,可是谁又知道这一份不为人知的苦涩

  想起过去的那些时光,水芊芊心有疼痛,也有怀念。

  心一疼,牵动了胸口处的枪伤,她压抑着咳嗽了几声,然后缓缓走到镜前。

  以前她真的很少看镜子,因为她在很多人眼中却是很丑。

  因为她额头的一边有红色的胎记,所以她故意留了很多头发在前面,用刘海遮住了。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轻轻撩开头发,自己都会被这个胎记吓着。

  以前有个侍女给她梳头发的时候,不小心撩开,吓了一跳,后来被她辞退了。

  再后来,她不用任何人给她梳头发,她都是自己梳,或者就这样披散着,她为了国的形象,也没出现在公众媒体面前。

  大家纷纷猜测,她是不是很美,她听了,都在心里嘲讽自己。

  看了会,水芊芊眼中流出一滴泪,然后把头发放下来。

  “左相大人”

  听到外面门卫的声音,水芊芊也不以为然,继续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当容瑾从门外走进来时,水芊芊正好从镜子中看到了他,泣血如华,如诗如画,就如同遥远的古迹中走来,暗香出尘

  他这张脸和自己一比,她都应该钻进地洞,自惭形秽。

  可惜,她很平静很平静的梳着头发。

  “女王陛下。”

  “是爱卿呀”其实水芊芊应该叫他左相,但是她总喜欢拿国古代的那一套称呼来膈应容瑾。

  但是她发现,她总是高估了这个人的定力,无论她表现的怎样,他都很平静,也都有办法治她。

  一开始她折腾了很久,后来她发现,实在是折腾不过他,所以也懒得动弹了,就觉得爱怎样怎样吧。

  她就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有一种坐吃等死的感觉。

  “侍女说女王大人今晚吃了不少菜,微臣很是高兴。”

  “是呀,吃了不少,爱卿费心了,我总归是死不了的。”水芊芊的语气很冷,不知为何,每次面对容瑾的时候,她的话语中总会带刺,可是带的刺再多,他也不会有情绪上的波动,依然如古井般无波痕。

  容瑾本想问她伤口怎么样了,可听到她这句话,便将心中要问的收了回去。

  水芊芊在镜子中看着沉默的容瑾,冷嗤一笑人,然后转头起身,一步步走到容瑾面前,仔细盯着他,道:“容瑾,你觉得我美吗”

  “女王自然是美的。”

  “奥”水芊芊眼中闪过一丝凌锐的光芒,然后双手抱住容瑾的脖颈,就要凑上前去一吻。

  可是一吻后,容瑾身体一僵,面上神色依然不为所动。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