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露一听皇逸泽的喊声,恨不能抱着头钻进地洞里,让她说什么,说她没拿毛巾没拿换洗的衣服

  她说不出口呀

  虽然平日她大大咧咧的,但是还是脸皮薄的,她更不可能光着身子出去。

  越想,云碧露脸色越红。

  没听到云碧露的声音,皇逸泽急了,眼底担忧的神色更浓了。

  他将遥控器放在一边,豁然起身,就要朝浴室去,一边走一边道:“碧露,碧露怎么了”

  听着脚步声,眼看皇逸泽就要走过来,云碧露连忙结巴大声的道:“皇逸泽,我没事,没事的。”

  听着云碧露的声音,皇逸泽才松了口气,在他眼里,这丫头迷糊的不行,真怕她在浴室也出什么问题。

  “怎么这么长时间还在里面”

  “那个,那个”云碧露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说我没带毛巾和换洗的衣服,你去给我拿

  然后她打开门,光溜溜的

  好像貌似,其实有一次,也是他帮她拿内衣的

  云碧露只觉得天雷滚滚,啊啊,她开始使劲抓自己的头发。

  皇逸泽在浴室外面冷着脸色,但是也听到她在里面来回转的脚步声。

  想了一会,皇逸泽眼中波光一动,有些哑然失笑,“是不是忘了拿毛巾和换洗的衣服”

  她不说话,他总不能也不开口,这丫头在浴室里待的时间长了,他还担心她感冒。

  “啊,你怎么知道”

  听到这句话,皇逸泽便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你在里面等着,我去给你拿。”

  云碧露听到皇逸泽的话,脸都红了个透,跟红苹果一样,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个,你知道我衣服在什么地方那个,还有还有内衣内裤。”云碧露终于咬牙将这个说出来,说出来后,她的脸已经不是红了,都快充血了。

  皇逸泽轻声道:“等我会。”他并没直接回答云碧露的问题,而是让她等会,显然也是告诉了她,他都知道。

  云碧露能听出皇逸泽话里的笑意,知道他肯定在笑她。

  她只能使劲跺跺脚,自己尴尬发窘。

  待皇逸泽给云碧露拿过来后,他敲了敲门道:“我给你放在门边的凳子上了,你自己伸手拿,我去二楼书房,还有点事,你早点出来,将头发吹干。”

  “奥。”云碧露听到他这样说,松了口气。

  待皇逸泽走上台阶上了二楼,云碧露听着那脚步声远了,才打开门,赶快将凳子上的衣服毛巾拿到里面。

  拿进去后,云碧露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总觉得能涌上一股暖意。

  皇逸泽很了解她,每每她尴尬发窘的时候,他总能适当的给她点安慰。

  她知道,浴室旁的凳子,是他刚拿过来的。

  而且他去二楼书房,也是为了让自己随意一点。

  云碧露咬了咬下唇,告诉自己,皇逸泽真的特别特别好。

  将身上的水珠擦干净,穿衣服的时候,看着内衣内裤,想到刚刚是皇逸泽拿过来的,脸又不争气的泛起火烫的感觉。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