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皇逸泽换好拖鞋,听着云碧露小心翼翼的问话,侧目看她,都能看到她眼神里的忐忑不安和小心。

  这种目光让他心里猛然一震,他的丫头太懂事太小心,让他心疼了。

  在他给的这段感情中,他明白,自己让她很没安全感。

  皇逸泽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云碧露,放低声音道:“傻丫头,我是专门为你回来的,这几天就不走,陪你武术比赛完,然后陪你去参加你瑶瑶姐的婚礼。”

  听到这句话,云碧露心中很激动,心跳也怦怦的加速,不知为何,她心里泛起浓浓的感动,甜甜的。

  就是因为这份好,让她觉得,无论多不容易,她都坚持和他在一起。

  再说,她云碧露从来就不是半途而废的人,而且她心疼他的身份,别人知道了,或许会畏惧皇逸泽的身份,但她高兴,高兴后便是心疼,所以逼着自己努力强大,哪怕帮不上什么,她也不想拖他后腿。

  “嘻嘻,皇逸泽,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给我打电话说的任何事情我都记得。”

  “那,没耽误你什么事吧”

  “我都安排好了,这段时间没事。”

  云碧露是真激动,推开皇逸泽后,开始在地板上蹦蹦跳跳的,“太好了,奥奥,太好了。”

  皇逸泽看着她这个样子,神色温软起来,知道这丫头也就在自己面前能展示真性情。

  他心里其实也有一丝自责内疚感,还是陪她的时间太短,否则也不会让她高兴成这个样子。

  “好了,累成那样还有精神。”

  云碧露嘟了嘟嘴道:“有你在,就是我的精神力量,不困。”

  皇逸泽拍了下她的头,催促道:“去洗洗吧,反正我会一直陪着你,等你洗完了,你要是不困,我再陪着你。”

  云碧露点头,然后高高兴兴的进浴室洗澡,洗着澡的时候,云碧露也哼着歌曲,心情美丽,怎样都高兴。

  今天的一切,皇逸泽给了她个惊喜,她真没想到会见到他。

  自从过年正月回来后,两人都好几个月没见了,说不想他是假的,每次也只能在电话里寄托一下相思之苦。

  想她过了年,也才二十一吧,竟然也会那样思念一个人,懂得相思是什么感觉。

  以前觉得那种文绉绉的诗词真不适合她,可后来,她觉得那些诗词真好,能描绘出人的心境。

  她觉得皇逸泽想的也真周到,要是她回宿舍的话,澡堂也关门了,她晚上还没法洗个澡。

  等洗完了后,云碧露才发现一个问题,她进来的时候有点迷糊有点高兴,忘了拿毛巾和换洗的衣服。

  可她又不能这么湿着,然后穿着脏衣服出去吧

  云碧露开始使劲打自己的头,她这个迷糊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呀

  皇逸泽在客厅里坐着看了会电视,可是半晌也不见云碧露出来,按照以前她洗澡的速度,早就该出来了。

  皇逸泽眼底掠过一丝担忧,眉心跟着一动。

  他将电视机声音关小了点,朝着浴室的方向道:“碧露,怎么还没出来”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