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谢黎墨走过去,拍了拍段炎昊的肩膀,男人的友谊就是这样,其实用不着多说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彼此就能懂。

  段炎昊有些感动,自己心里的想法也就谢黎墨能懂。

  其实他跟谢黎墨的交情,也是因为白瑶瑶而认识加深的,所以他爷爷说的没错,认识白瑶瑶,他带给了他太多太多的惊喜。

  晚上,谢黎墨终于如愿以偿的抱着自己的夫人睡觉。

  虽然云碧雪如今大肚子,抱着也不太好抱,但是谢黎墨还是喜欢这样听着她清浅的呼吸,看着她的睡颜,心里才踏实。

  否则,他一晚上都不会安心睡觉。

  正面不好抱,谢黎墨一般从后面抱着云碧雪,闻着她发丝的清香。

  “睡不着吗是不是累了,我给你按摩一下。”谢黎墨的按摩手法还是她怀孕后,他专门请教大师学的。

  云碧雪平躺下来,看着坐起来的谢黎墨,笑意盈盈,不过目光却带着一丝娇嗔。

  谢黎墨给她按了按有些浮肿的腿,道:“怎么不说话,这样看着我”

  云碧雪伸出指头戳了戳谢黎墨的手臂,“别告诉我,今晚的事情跟你无关。”

  谢黎墨按摩的动作一顿,便继续力度适当的按下去,清润道:“阿雪,在说什么今晚的事情今晚有什么事情”

  “黎墨,你还装作不知道”

  看着云碧雪撇嘴瞪他的样子,他觉得很娇嗔可爱,嘴角勾了勾道:“白瑶瑶不是说过,内心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不要有误会,彼此也不要瞒着”

  云碧雪没想到谢黎墨会拿这个堵她,她一想段馨雅和高纪奉的事情,心里便软了起来,糯糯的道:“今晚我本来要跟白瑶瑶一起说说话,睡觉的,肯定是你从中作梗,她后来决定不跟我一起睡了。”

  谢黎墨不以为然,绝艳的眉心一动,锁住云碧雪的眸光,清润道:“难道你认为,撇下老公,是对的”

  额

  云碧雪再次被谢黎墨的话给堵住了,貌似确实是不对的,他陪着她来参加闺蜜的婚礼,她光顾着闺蜜,撇下他,貌似会让他心里不舒服的。

  如果换位思考的话,她也会觉得在陌生的地方很孤单,而且要是被谢黎墨撇下,光跟兄弟说话,她会很失落,心情会很低沉的。

  这样一换位,云碧雪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不对的,她立马反省道:“今晚,是我考虑不周,你不要生气。”

  “恩,你最后不是回来了吗我不生气,腿还酸疼吗”

  谢黎墨的一句话便将云碧雪的注意力给转移了,其实段炎昊内心想的一点都不错,谢黎墨是腹黑的主,一两句话就把云碧雪绕进去,还是很容易的。

  “你按摩手法很好呀,不酸疼了,你也累着,不要这么辛苦,躺下我们说说话吧”

  谢黎墨去洗了洗手,然后回来躺下,看着云碧雪道:“想说什么我听着。”

  “黎墨,我只是感慨,你每天和我在一起,长时间这样,也不会烦吗”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