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因为下雪天,路上的车辆比较少,有很多人在等在路边打车。

  也有打扮的美艳的女子,看到豪华的车,眼睛一亮,想上前搭车,说不定能吊个金龟婿。

  但她们都打错算盘,谢黎墨不但不看,反而将车转盘一打,滑翔而出,几乎是擦着这几个女人的衣角边开过去。

  这些女子不但没搭上谢黎墨的车,反而差点一命呜呼。

  有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刚刚差点就没命了。

  云碧雪通过后车镜看车后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道:“谢少,你是不是该怜香惜玉些。”看看那些女人吓的脸色都白了,坐在雪地里也不知道冷了。

  谢黎墨眉目温雅的看了眼云碧雪道:“夫人该知道,我的怜香惜玉只对一个人。”

  云碧雪脸色一红,每次听着这样的话,她还是有些面皮薄。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有些害羞的样子,也不再逗她,反而专注的开车,只不过在经过一个岔路口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两辆车撞在了一起,将路口堵住了。

  风雪中,似乎还能听到吵架的声音,但让云碧雪惊异的是,那不是孟心妍和云梦诗吗这两人在吵架

  “孟小姐,你好歹也是第一名媛,怎能随便撞我的车”云梦诗看着自己的车,有些难过,这可是苏少刚买给她的。

  孟心妍双眼冒火的看着这辆车,根据她得来的消息,这辆车就是苏冷寒买给云梦诗的,她气不过,“云梦诗,这下雪天车打滑,谁也避免不了,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你开车太快,我没来得及刹车。”

  云梦诗继续柔弱可怜的道:“孟小姐,可是我的车是刚买的,我这样怎么回家”

  孟心妍气不打一处道:“云梦诗,这车是你自己的吗指不定你用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弄来的,你也用不着装可怜,你们云家还买不起这样的车。”

  “孟小姐,我们云家也是宁安市的豪门,谁说我们买不起车。”

  孟心妍看着云梦诗,就想起云碧雪,很是气愤道:“你别忘了,云家早就从豪门除名了,而且你爸还不是把钱都花在情人身上,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们云家哪来的钱”

  云梦诗想起自己的父亲,身形一晃,不明白为何孟心妍会知道这件事。

  云碧雪看着前面吵的不可开交,跟谢黎墨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打了个电话给苏冷寒。

  苏冷寒正在办公室处理集团的事情,听到手机响动,本不予理会,可看到上面显示的是云碧雪,心莫名的一动,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接过她的电话,而他竟然一直都没将她的号码删除。

  苏冷寒揉了揉眉心,定定的看了会,确定没看错,这才拿过电话接了起来。

  “喂”

  云碧雪听着电话里苏冷寒的声音,漠然的道:“苏冷寒,我刚看到你未婚妻跟人吵架了,似乎挡着路了,你应该来处理下吧”

  如今对苏冷寒说话,是越来越淡漠,若不是为了看好戏,她是根本不会打这个电话。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